关灯
护眼
字体:

94.圣杯许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柯南,月下的魔术师夹着身形瘦小的纲吉君从三十四层一跃而下。

    “啊!纲吉君!”

    毛利兰急忙跑到窗户旁,突然,一个雪白的身影从下方猛然升起,期间还参杂着少年惊悚地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

    纲吉头皮发麻地闭眼尖叫,四处没有着力点的他四肢乱舞,将怪盗先生的飞行姿势和方向都给打乱。

    纲吉不是没有飞过,可那是建立在自己的死气之炎上,自己的死气之炎可是如臂使指,哪会像这个怪盗先生一样一言不合就从三十四层楼跳下不说,还只是拉着他的一只手把他掉在几十米的高空中滑翔。

    根本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好吗?!

    “救命啊!!!!”

    黑夜中,少年晶莹的泪水从高空中洒落,纲吉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摆脱这个怪盗,点燃火焰自己飞的冲动了。

    “喂!你不要动了!”基德恐慌地看着自己摇摇欲坠的滑翔翼。

    怪盗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抢的人质竟然反应会这么剧烈。

    因为自己不会杀人的惯例,一般来说被他挟持的人质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当时离他最近的就只有三个人,那个小鬼太精了肯定不能带,女生身上的小洋裙太短了,自己带着她飞很容易走光,所以也只有这个削瘦苍白的少年可以让自己挟持一下。

    “你难道不认识我怪盗基德吗?”怎么连我绝对不会伤害人质的事情都不知道?

    回答怪盗先生的是少年撕心裂肺的叫喊:“啊啊啊啊啊啊太高了太高了!救命啊啊啊啊啊!!!”

    年少的首领仿佛是一只被人拎着耳朵的兔子一样,四肢不住地扑朔挣扎。

    “喂!”

    终于,在基德悚然的目光中,滑翔翼终于不堪重负地断了一只骨架,然后两人迅速且坚定地呈直角降落运动快速接近地面。

    基德掏出一个拳头大的东西砸向一个巷子里的空地上,眨眼间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半鼓起来的白色气球。怪盗先生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往气球上降落,在他的努力下,他们安全着落在材料特殊的气球上,两人最终都平安无事。

    下一秒,怪盗先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像是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一样。

    “这什么味道?”

    白色的怪盗拉着可怜兮兮的人质站起来吸吸鼻子,他看了一圈,最后发现是自己的气球上有橙色的小火苗在燃烧。

    “糟了!”

    基德赶紧将气球里的空气放掉,慌忙灭火:“可恶,这个火焰怎么灭不掉啊!这要是将警察吸引来了就不妙了。”

    而砸到柔软而富有弹性气球上的纲吉甩甩脑袋,少年将眼前瞎转悠的金星晃走后看到气球上的橙色火焰露出心虚的神色。

    自己刚刚……好像是点燃了一丢丢火焰吧……?

    这个颜色也好像是我的死气之炎的颜色呢……

    年少的首领心虚地来到基德身边,将怪盗先生怎么灭都灭不掉的火焰一脚踩熄。

    “诶?”

    基德诧异地抬头看着这个刺猬头少年,毛茸茸的发丝看起来手感很好,形状圆滚滚的暖棕色眸子里是慌张和后怕。

    这个能够让人一眼看透的少年紧张地向怪盗先生垂头道歉:“对不起。”

    “你为什么跟我道歉?”

    怪盗先生只觉得好笑:“是我挟持的你,就算道歉也应该是我吧?不是我说,你刚刚那挣扎的样子就像下一秒要被我吃了一样,你属兔子的啊?四肢扑腾扑腾的。”

    “——怪盗基德这里!”

    忽然有人在前方的巷子口大喊。

    “啧,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站在月光下就像是优雅神秘的月之魔术师的怪盗先生将一颗虹色的宝石碰到纲吉的怀里,他转身跳上两米多高的围墙说:“这个给你,再见了兔子君。”

    说完,怪盗魔术师就跳下围墙。

    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警察们这时都赶了过来,拿着宝石的纲吉在转身迎接警察们时,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力量在这个正方形的空地上一闪而逝。

    这是——?!

    “他现在看不见我是因为幻术。”

    年少的首领肯定开口,随即垂下眼睑道:“所以这个人一直都可以看见得我。但是,小卷和骸枭却从一开始就看不见我,我也触碰不到他们,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的,Decimo。”

    仿佛精铁盔甲一般包裹着纲吉从手掌到手臂的彭格列齿轮战斗形态的左手手背上,苍蓝色的宝石突放橙光,Vongola的豪华海鲜套餐家徽从宝石上亮起投影在空中。与少年容貌神似的金发青年从黄金璀璨的家徽中浮出,他睁开了双眼,金红如黄金于岩浆中融化的眼瞳中是万物殆尽的安详。

    如果说彭格列的十代目眼里是温和坚定的包容,那彭格列一世的眼里就是千帆过尽的海涵:“世界的融合并不完整。”

    “不完整?”

    Giotto抬手感受着后代的绵软发丝心里阵阵感叹,面上依然是一脸正色道:“刚刚并不是你的手穿过了云刺猬,你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接触。也就是说,我们的世界与这个世界并没有完全融合,在某些时刻或者是对象面前,依然还是会有一些类似次元壁的东西存在。你是被七三石板送到了异世界,因此身处异世界的你会因为某些次元壁的存在无法影响到我们原来的世界。”

    纲吉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乐园大门那里的工作人员是原来世界的人吧?为什么她们就可以到见到我?”

    “……”

    Giotto忍不住加重了手上撸毛的动作,无奈道:“无论世界的融合进度怎样,两个世界的核心相融进度总是放在最后的。现在的世界还在进行融合,七三系统是属于我们世界的核心,此时此刻核心之间应该还有次元壁的存在,与七三相关的云刺猬它们会与异世界有些许隔阂也是说得通的。”

    超死气纲神色漠然,眨眼说:“恩,知道了,现在不仅是小卷骸枭它们无法看见我,就连云雀前辈和骸也是看不见我对吧。”

    “对。”

    手掌中的刚之炎炎压稳定下降,纲吉落在地面上解除了超死气状态,眼瞳中的金红色消退,手指上的彭格列齿轮也恢复成原状,软萌少年从胸肺里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所以我现在就算找到了他们,也没有用。”

    “其实……”

    Giotto准备说些什么,但又改口道:“Decimo,有人过来了,死气很浓,小心。”

    “?”

    死气很浓?哪种死气?

    一世说着飘回到了彭格列齿轮里,戒指上的“Vongola”流光瞬息。

    不一会,两个身着休闲服饰的青年走了过来,一人周身气质温和,面带笑容,另一个则带着棕色的长耳兔面具看不清面貌。

    两人缓步走来,与纲吉擦肩而过,纲吉只觉脑袋里的某只小灯泡像线路接触不良一样明明暗暗的。

    这个戴面具的人,有点熟悉,我应该见过……

    “恩?请问有什么事情吗?”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突然回头。

    “诶?!”

    纲吉顺着男人低头的方向,看到了自己伸出去拉着他衣角的手。

    我我我!我做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把他拉住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惊慌地放开手中的衣角,大声解释:“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样……对不起对不起!”

    兔子面具男:“……”

    我都伪装成这样了你还觉得我很熟悉?!少年你这个第六感不是一般的强啊!!

    这个带着兔子面具的青年就是吃了特效药,暂时恢复成大人体型的工藤新一,他通过内应服部平次君的时刻报点,在游乐园里一边避开毛利兰他们一边进行调查。

    已经走了小半个地图的他们发现,在这个「蛤蜊」乐园里,部分工作人员都不简单。光以赤井秀一的眼界来看,那种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三四个穿着黑色西装,据说是保安的工作人员就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呼吸绵长,眼神尖利。被衣服盖住的腰部微鼓,似乎有什么不能被普通人看到的东西藏在里面。工藤新一之前曾以拍照的理由接近过其中一个人,握手时,保安人员食指的第二节关节和虎口处都有茧。他们是能够经常接触枪/支的人群,并且,不太像军人。

    赤井秀一:“虽然退/伍/军/人也是有可能从事保安行业,但军/人身上都会有明显特征,他们身上没有。所以我更倾向他们是佣兵或者是其他职业。”

    “琴酒他们在这些人眼皮底下也应该不会明目张胆地做什么事情,不过组织Boss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戒指,他们……应该会去这个风纪大楼吧?”工藤新一指着地图上一角的风纪建筑说。

    “恩,那就走吧。”

    然而,对自己的伪装有着蜜汁自信的高中生侦探在半路上就被新认识的沢田纲吉君给扒了马甲。

    工藤新一:“……”

    我不要面子的啊?!

    “你是……”

    纲吉看着面前带着兔子面具的青年,越来越觉得熟悉。

    下一秒。

    “啊——!!!!”

    远处的鬼屋那里出来了尖叫声,工藤新一头顶上的那根侦探天线接受到了案件的讯息。

    纲吉被尖叫声里的恐惧之情吓了一个激灵:“出什么事了?!”

    服部平次此时又发来了消息,因为沢田纲吉的走失,毛利兰他们在找人时在鬼屋遇到了案件。

    啧,服部你这个移动死神简直了!

    工藤新一清了清嗓子说:“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沢田纲吉。”

    “沢田君,这一块不是游客区,你是和朋友失散了吗?”

    “哈咦?你怎么知道?!”

    少年惊讶地问:“我,我没有说过我和朋友们一起来的吧?”

    高中生侦探横了一眼身旁那个噗嗤偷笑的男人,高深莫测道:“因为我是一个侦探。”

    Goitto:这是什么鬼扯理由?!比我还能鬼扯,我可爱的Decimo肯定不会相信你的!

    纲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也是侦探,和毛利小五郎叔叔一样厉害。”

    Giotto:???

    等等!Decimo你怎么就信了?!这么不靠谱的糊弄你怎么信了?!超直感被你吃了吗?!

    工藤新一向少年发出邀请:“沢田君,你要不要先跟我们一起?三个人的队伍总比你一个人显眼一点,这样也好在游客中找到你的朋友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