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爱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3天后看  谢夕泽吐出嘴里的血, 看着男人被他咬烂的虎口,心里有几分痛快,可看到宋冽不变的神色, 又似乎没有那么痛快。

    他拉好裤子穿起来, 下巴一抬, “你不觉得疼吗?”

    疼是有点疼,不过对宋冽而言算不得什么,他观察着谢夕泽的表情, 原本要说的话临到嘴边改了口, 平淡地说:“挺疼的。”他想, 说疼的话小泽应该会高兴。

    谢夕泽冷笑, 抽出纸巾把嘴里的血吐在上面,“疼就对了。”不疼哪里会记着。

    他看到血还在流着,挺满意,走了两步,看宋冽没有跟过来的意思,就说:“你让我疼我就让你流血, 既然你没有点长辈的相处意识,那我也用不着跟你客气了, 没有哪个长辈会扒掉自己成年孩子的裤子。”

    宋冽看着他, 似笑非笑的, 再次对他说:“挺疼的。”显然并不后悔打了他的屁股。

    “哦。”谢夕泽点头, 两手插在短裤的兜里踢了踢鞋子, 走到门外说了句,“别赖我不提醒你,该打破伤风就去打,不然出了事别算我头上。”

    宋冽忍不住笑,笑得谢夕泽一脸神经病地看着他,掉头就走。

    宋冽坐在椅子里欣赏虎口上的伤口,伤口还有点血再冒,他没止血,静静地看着一会儿,打算让手上留个永久的齿痕,这是小泽留给他的,不管是疼是好,他都不想抹去。

    屋外的谢夕泽不知道宋冽存有如此变态的心思,病好以后他就闲不住脚了,他下定决心要把宋冽从心里剔除,以后不能再靠这个男人,而他还有奶奶要照顾,要学的事情只多不少。

    至少这次发烧他就做得不对,不仅不主动吃药,去医院还是由宋冽亲自带去的,他不该再任性下去,他生病时都没照顾好自己,怎么去照顾他奶奶呢?

    可他被宋冽养坏了那么多年,要一下子完全改过来也做不到。

    院子里的活不多,无非就是打扫清洁,再从外头拾些木柴回来,家里有煤气,煮饭煮菜时用的煤气,洗澡烧水就用柴火,奶奶节省,即便存有谢言和宋冽这些年给她打回来的钱,她却很少去动,想着留给谢夕泽,给他以后当老婆本,或者创业,做什么都行。

    过了中午,家里突然停电,最酷热的时段,屋里一丝风都透不进来。谢夕泽带桂花奶奶到树荫地下坐着,刚要给她摇扇子,宋冽出了屋,把他的扇子接过,给奶奶扇风。

    谢夕泽没看他,装了半桶水洒在院里降温,抱怨地说:“天气那么热,怎么还停电,晚上会来电么?”

    桂花奶奶见怪不怪,让他们稍安勿躁,说村里每年这时候都经常停电,过一阵就好了。

    老人大多数随遇而安,每年遇到这样的事,忍忍就过去,谢夕泽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