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7.全世界都宠你(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答:【......我想不起来了。】

    它语气悲伤,【我就记得这个。】

    简直要哇哇哭出声来!

    寇秋:【......】

    记忆生生被挖去了一块,就像是拼图少了其中一部分,剩下的便全部无法拼凑起来,只能成为一堆零碎的碎片。寇秋这一天在楼下将昔日的相册都翻了出来,想要从中找到关于任务对象的蛛丝马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所有的照片里,都只有原主自己。

    并没有其他人。

    他坐在地毯上,茫然地盯着地上一大堆散乱的照片发呆,忽然道:【我们要完成的是什么任务来着?】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见了鬼了。

    家中的保姆也换掉了,新来的保姆一问三不知,对这些事情像是一概不了解,所有的记忆,都被蒙在了一团迷雾里,半点看不分明。寇秋隐隐觉得,自己像是被催眠了。

    倘若他没有系统,恐怕根本不会察觉到任何不对。生命的万花筒里骤然少了其中一种颜色,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会全部崩溃,相反,仍旧可以维持着先前的秩序向下运行着。

    系统说:【可你的另一个崽子不过是任务世界里一个NPC,怎么可能催眠我?!!】

    寇秋沉默了会儿,随即迟疑道:【......因为你的思维比较简单薄弱?】

    系统:【......】

    这特么已经是统身攻击了吧,过分!

    ------------------------------

    寇秋进入学校时,已经陆续有下了课的大学生嘻嘻哈哈地出来了。他穿着白T恤牛仔裤,在一众青春洋溢的学生里头竟然也不显得违和,随手拦了个学生,问道:“同学,麻烦问一下,运动场在哪里?”

    他隐隐记得,小孩说今天下完课要去练习跑步来着。

    学生给他指了路,看见他出色的容貌,又忍不住问了句:“你不是我们学校的?”

    “不是,”寇秋抬起眼,冲着他笑了笑,“我来找弟弟的。”

    他沿着学生所指的方向,慢慢绕过了大半个校区,到达了运动场。马上就要到运动会了,参加项目的运动员此时几乎全部都被集中在场地上,按照自己所报名的项目练习着。寇秋穿过人群到达看台,很快便在底下的人里发现了夏新霁的身影。

    夏新霁是运动装。他的身体比上两年前健康不少,已经显出了男子独有的那种令人眼热的体魄,只是皮肤仍旧白的能发出光来,此刻微微抿紧了唇,简单地做了几个拉伸的动作。

    他在学校中的人气显然很高,不少女生都红着脸聚集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低声地窃窃私语些什么,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敢真的上前。

    系统说:【哇——他居然还拥有自己的后援会!】

    太现实了,这个世界就是完全看脸的吗!

    寇秋完全听不见他说的话,眼神只聚焦在夏新霁身上,用赞叹的语气说:【真青春。】

    他的心里悄悄涌上了点老父亲的自豪。

    系统沉默了片刻,道:【阿爸,你好像忘了你是来责问他催眠的事了。】

    寇秋:【......】

    对哦。

    他忙把老父亲的一面收了起来,重新板起了脸。

    “参加一千五百米的运动员,参加一千五百米的运动员!”底下的教练扬起了小旗子,指挥着运动员都站到位置上,“等会儿咱们先跑一轮,试试看是个什么感觉——”

    夏新霁始终漫不经心垂着眼,寇秋在看台上望着他,忽然间看见小孩抬起头,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

    【哎哎哎?】系统也很惊讶,【他看见我们了?】

    看台上的人不少,夏新霁的目光却像是装了雷达,准准地对着寇秋所在的位置望着,在看见坐在看台上的青年后,他蓦然勾了勾唇角,方才那一点漫不经心像是露水似的蒸发不见了。

    “预备——”教练把旗子高高举起,口哨也含到了嘴里。

    “开始!”

    下一秒,所有的运动员都猛地冲了出去。

    寇秋的目光一直追着小孩,似乎是因为优越的腿长,小孩的频率明明也没有快到哪里去,可幅度却明显比身边的人都要大上不少,轻轻松松地维持在领跑的前列位置。

    几圈过去,所有人的速度都肉眼可见地慢了下来。

    寇秋隐隐有点担心。

    他心中的夏新霁仍旧是那个身体不太好的小孩,如今骤然看见对方这样奔跑在田径场上,就像看见自家暖房里养出来的娇花此刻把自己的根须拔了出来在阳光下奔跑飞快似的,简直,牵肠挂肚。

    【没事,】系统安慰他,【你看,这不一直是跑在前面嘛!】

    话音刚落,夏新霁便发力了。

    似乎是最后一圈,大家的速度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夏新霁额头全是亮晶晶的汗渍,被阳光一照,扎眼的很。他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疲惫,一下子彻底释放出了身体里的力量,一个个地向前超越,慢慢变为了第一。

    寇秋屏住了呼吸,明明不是正式比赛,却简直比正式比赛看的还要紧张。

    “冲刺了!”

    裁判再次挥动旗子,拉起的红线处,夏新霁第一个迈着长腿跑过去。

    寇老干部欣慰不已。

    他拿了瓶冰镇的矿泉水下了看台,小孩身边已经被不少人簇拥着了,可夏新霁仍旧神色冷淡,也不想多说话,只推开了几个人伸过来的手。直到隔着人群一眼看见了他,他的笑容才瞬间明朗起来。

    “哥,”他说,“你来啦?”

    寇秋嗯了声,把水递给他。夏新霁仰起脖子喝了几口,把身边几个人都扔在后头,随即汗湿了的外套向肩膀上一甩,带着寇秋一起向前走。

    “哥想吃什么吗?”他说,拿手机飞快地浏览着,“要不我们去吃日料吧?正好吃点清淡的,哥今天还说头疼呢。”

    寇秋抿了抿唇,话突然变得很难开口。

    小孩平日的心思总是太多了,哪怕笑时,也不是那种全无芥蒂的笑。如今他终于见到夏新霁这样活泼又开心的一面,先前的话,便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他们一同在外头吃了一顿饭,小孩显然心情很好,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放下筷子时就弯着眼睛,冲着寇秋没完没了地傻笑。

    直到回家上楼时,夏新霁仍旧在轻声哼着歌。

    系统说:【阿爸,是时候了。】

    再不说,你就真的不忍心说了。

    寇秋咬了咬牙,喊住了夏新霁。

    “小霁。”

    小孩茫然地看他,“嗯?”

    “你......”寇秋深呼吸了一口气,“你跟我过来。”

    他把人带到了自己房间里。

    夏新霁乖巧地在他床上坐了,望着他的眼睛闪着光。

    “哥要说什么?”

    寇秋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我有事情不记得了,”他一字一顿、认真地道,“小霁,我的记忆缺块了——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

    夏新霁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了。他垂着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寇秋轻轻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对我催眠?”

    半晌之后,夏新霁的嘴唇勉强动了动,重新抬起了眼,望着他。

    寇秋怔了怔,因为小孩的眼睛里居然蒙着一层潋滟的水光。

    “是,”他说,“我催眠了——那为什么哥哥还记得?”

    “我明明、明明很努力很努力地想把那个人抹去了,”他轻声说,“可哥哥就这么爱他么,居然还记得?”

    寇秋:“......”

    他心说,我爱个鬼。但那人是任务对象啊,我必须得记得!

    “解开催眠,”寇秋低声说,“你不该这样做。”

    夏新霁的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哥哥......”

    “解开催眠,”寇秋硬起心肠,“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了。”

    夏新霁别过了头。许久之后,他才轻轻道:“哥哥自己都可以解开了。”

    寇秋初时还有些不解,随后却骤然明白,手指一下子搭上了自己脚腕上的链子,“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