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B城的夏天,烈日当空,大太阳毫不留情的当空照,归皖猫着腰从空调车里下来的时候,一瞬间以为自己进了火炉。

    眼睛被强烈的光线刺的生疼,归皖把手抵在额头挡着上半张脸,低声嘱咐完司机不用等她,反手扣上车门,一路小跑进前面的一栋大楼里。

    绕过旋转门,门口的保安见是她,笑着打了个招呼:“二小姐。”

    归皖把手从头上拿下来,额角的绒发被汗水打湿,略显狼狈的贴在皮肤上。她一路小跑过来,说话还有点喘:“我姐呢?”

    “老板在办公室。”

    她应了声,环顾了圈找到电梯的方向,眼尖发现一个人刚刚进了电梯,伸手要摁关门键。归皖懒得再等一趟,“诶”了声,拔脚往电梯口跑。

    两人距离不远,电梯里的人听见她的声音,抬头看见少女往这边一路小跑的身影,原本摁下关门键的手指松开,好心摁了两下开门键。

    归皖边跑边看见这电梯门关到一半又被打开,她跑过来,小喘着气准备进电梯,抬头要和帮忙摁键的人道谢。视线落到那人脸上,她愣了愣。

    男人已经绅士的让出位置,见她迟迟不进来,抬眼看过去:“不进来吗?”

    “......进,”归皖闻言收回神,连忙不好意思的迈进去,“谢谢你啊。”

    “不客气。”男人边说边侧身摁了关门键,摁完退后一步,倚在电梯墙壁上玩手机。

    归皖站在他右前一点的位置,在她这个角度,能看到男人高挺的鼻梁和淡粉色的嘴唇,眼睛因为看手机垂着,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打下好看的半圆——归皖默默吞了吞口水,移开目光。

    电梯门是两块全身镜拼成的,从这两块镜子里,归皖能够很轻易的看到这男人好像比自己高了两个头不止——还是在人家半倚着墙,自己站的笔直的情况下。

    “......”

    三个头。

    男人好像注意到归皖在偷偷看自己,目光从手机上落到电梯门上,和镜子中归皖的目光交汇,就在归皖因为偷看被抓包慌乱地准备移开目光的前一秒,男人收起手机,问:“要签名吗?”

    归皖:“......?”

    她连忙摇摇头,不好意思的摆手说不用,男人也没多大反应,“哦”了声,又低头去看手机。

    归皖一边感概为什么声音也那么好听,一边记起自己还没摁楼梯层。目光落到电梯摁键上,才发现这人和自己去的是同一层——四十六层。

    她姐的办公室就在四十六层,甚至十分夸张的把自己的办公室扩张到整层。所以这一层除了她自己和她贴身助理,再没有别人。

    归皖了然,这人应该是她姐旗下的艺人,甚至还很有名气,毕竟他刚刚问自己要不要签名的语气特自然——毫不做作,不亢不卑,礼貌之中又夹杂着一丝自信,随手扯下来半边耳机的样子,特别帅。

    归皖心蹦达了两下,觉得有点可惜。她这几年都待在国外,对国内娱乐圈完全没什么了解。不过依着眼前这人的长相,就算现在不火,迟早也要火。

    太好看了,出色到她刚刚第一眼见到这张脸时,都不由自主的愣了愣——她这些年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见到的帅哥没一千也八百,这人拔头筹。

    甚至刚刚短暂在镜子里对视一眼,她心跳现在还很快。归皖冷静的把自己这种反应归类于见色起意。

    她继续从镜子里看他,心跳还没能慢下来,她甚至开始思考冒昧的问一个艺人的名字是不是不大礼貌。

    归皖琢磨了下,也掏出手机,找到她姐的微信,准备告诉她姐,“我在你公司的电梯里对你公司最好看的那个男艺人一见钟情。”

    话打到一半,两人脚底下原本正载着两人徐徐上升的电梯突然毫无预兆的猛地一顿,归皖手机差点丢出去,慌乱的靠上电梯墙。下一秒,电梯带来的失重感骤然消失,电梯停了。

    电梯里的灯线好像也被烧坏了,忽明忽暗。楼层指向标指向三十层,还没到,应该是卡在两层楼之间。

    两个人迅速对视一眼,归皖吞了吞口水,有些不确定的问:“电梯......是不是停了?”

    江起云眉头皱起,点头,收起手机站直身子,放轻脚步上前两步,摁了报警键,又很有自救意识的摁亮了三十层以下的每一层开门键。

    他回头看到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的人,神色还算平静,言简意赅的告诉她:“故障了,等等,应该会有人来修。”

    归皖从意识到电梯停在半空的那一刻开始心脏就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身体因为突如其来的恐惧泛着酥麻,她闻言,快速点点头,强迫自己冷静,“......好。”

    江起云又说:“把鞋脱了。”

    “啊?”归皖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如果一会儿电梯在来人前急速下降,你穿着高跟鞋更容易受创伤。”他三言两语向她解释,拣了个最近的电梯壁,走过去,紧紧贴在上面。

    其实归皖的鞋跟不算高,几厘米的小方跟,但她还是迅速脱了下来,然后学着男人,把身体紧紧贴在墙壁上。

    江起云有些意外的看她一眼。

    归皖注意到了,小声解释道:“我觉得你好像比较有自救意识......”

    江起云“嗯”了声,没多说。

    两个人面对面的贴在墙壁上,没人说话,中途江起云拿出手机看了眼,意料之内的没有信号。

    等了不知多久,电梯没动,人也没来。他皱皱眉,又过去摁了一次报警键。

    归皖腿开始发软,手指无意识摸着自己的包,突然触到圆滚滚的一大块......她愣了愣,想起这是什么,连忙掏出来。

    两瓶养乐多,她毫不犹豫,特别大方的递给江起云一瓶。

    “给。”

    “......”江起云愣了愣,回绝:“不用了。”

    “拿着拿着,”归皖轻轻往前蹭了一小步,递得更近了点,有理有据:“喝东西能让人暂时不那么害怕。”

    江起云沉默片刻,收了,“谢谢。”

    握在手里,没喝。

    归皖重新蹭回去,掀开盖子,喝了两口。甜腻的味道在舌尖炸开,确实有些作用,不过只在入口的那一瞬。归皖有点沮丧,她要是带瓶酒就好了。

    一瓶养乐多下肚,还是没人来。在江起云第三次去摁报警键的时候,她的声音已经开始发抖:“是不是.....不会有人来了?”

    两人在这里面待了很久,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归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呼吸困难。

    江起云退回到本来的位置,还是说,“会有的。”

    他目光落在那一大片被他摁亮的电梯键上,顿了顿,语气很平静,“就算没人来,我们也还有三十次获救机会。”

    “......多久了?”

    江起云抬腕看了眼手表,“九分钟。”

    归皖闭上眼,她是真的害怕了。

    这种一脚踩在死亡线上的恐惧感,每一秒都胆战心惊,逼人发疯。度日如年,她今天算是明白了,她甚至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思考万一电梯滑落,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死法。

    于是她尝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归皖决定打破电梯里沉闷的安静,她颤着声音开口:“我们要不说说话吧?”

    江起云想提醒她说话会更快的消耗氧气,但抬头时注意到女孩子已经发红的眼尾,沉默了下,点头。

    归皖拣了个最常用的开场白:“你好,我叫归皖。”

    “你好。”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