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7.第七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50%, 支持正版, 多谢小仙女们

    薛元瑾一大早到了外院薛闻玉的住处。

    既然打算了扶持他去试试能不能选上, 她自然也得对闻玉有更多了解才是。

    她到的时候闻玉已经起来了, 正伏在案前, 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乱画。窗外植了一丛湘妃竹,明亮的阳光透过竹叶, 宛如揉碎了一般落在桌上上, 照出斑驳的影子。他的手指白得有些透明了。

    这孩子看着身体就不大康健。

    元瑾在他旁边坐下来,柔声问道:“闻玉, 你这画的是什么呀?”

    薛闻玉又不答,看来昨晚说那么多话的确是个奇迹。

    元瑾牵着他的手, 将他带到了桌边坐下:“我听说你曾跟着家里几位兄长读书, 那可认得字?”

    他却仍然盯着桌上的水迹,仿佛很想回去接着画。

    元瑾却语气柔和而坚定地继续问:“家里的人可都认得全?知不知道祖母、大伯母这些人?”

    闻玉仿若未闻。

    见他这般,元瑾轻叹一声,只得问他:“我是谁?”

    薛闻玉的眼睫毛动了动,终于轻声说。

    “姐姐。”

    好, 不管他是不是知道这些人, 总还算是认可她这个姐姐。

    “昨天我们商议的事你可记得?那是什么?”元瑾问他。

    薛闻玉道:“要帮你做一件事。”

    见他还记得,元瑾把薛闻玉放回去,让他继续画他的。把伺候薛闻玉的宋嬷嬷叫过来问话。“我一向知道闻玉心智与常人不同, 却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您既是从小带大他的, 想必他有什么情况您也清楚, 跟我仔细讲讲吧。”

    宋嬷嬷是当初崔氏为了照顾闻玉,从厨房提起来的一个嬷嬷。人倒也朴实,照顾薛闻玉这么多年,虽说不是无微不至,总也没让他受过苦就是了。

    虽然不知道四小姐为什么突然关心起了闻玉,但宋嬷嬷还是仔细地和她讲了起来。

    “奴婢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症,但四少爷打小就显得有些不正常。时常自己坐在桌前用水画画,一画就是一两个时辰。若是被人打扰,四少爷还会不高兴,甚至会发脾气。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调皮爱玩。”

    “五岁之后,老爷就把四少爷送进家中的书房读书。但四少爷从不听先生的话,不答问题。因为行事太古怪,还受过其他几位少爷的欺负。故八岁起也不去书房了,便这样养着。”

    元瑾听到这里眉头一皱,像这样的情况,她是知道一个人的。

    前朝有位皇帝爱做木匠活,平日不理朝政,也不喜欢与人交流。但这位皇帝实则记性异常好,能巨细无遗地说出哪天他身边的太监跟他说了什么话,甚至还能完整背出他几个月前看到的一本折子。所以虽然这位皇帝从不上朝,却也能将国事料理得妥当。

    闻玉……是不是也是类似的病症?

    可能他还要病得严重些,毕竟在他长大的过程中,从没有人来引导照顾他。外界还总是嘲笑、欺负他,只会越病越严重。

    “那他还有没有别的异常?”

    宋嬷嬷想了想,“倒还真有,四少爷其实记性异常好,甚至也很聪明。太太有时候对管家的帐子,四少爷在旁看一眼,就知道对不对。还能一条条地再背出来。可惜了四少爷这个性子,否则还真是个天才。”

    宋嬷嬷又叹息:“可这又能如何,四少爷这病,就算是真的科考进了官场,恐怕也是举步维艰。”

    元瑾颔首。

    她大概知道薛闻玉是什么情况了。的确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闻玉这个病想要纠正,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打算将薛闻玉的住处搬到她身边来,既免得薛锦玉欺负他,也能时刻照顾着他。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带闻玉去见老太太,让薛老太太同意闻玉一起去选。明日他们就要去定国公府叫老夫人过目了。再不去就要来不及了。

    元瑾的丫头柳儿从旁边走过来:“奴婢看了四少爷的衣橱,不是短了就是旧了,要不就是些颜色花样不好看的。实在是找不出个合身的。”

    元瑾道:“今儿是来不及了。不过咱们但难免得给他做两身像样的衣裳,闻玉每个月有多少月例?”

    宋嬷嬷答说:“太太说,少爷吃住全在家里,所以就用不着月例。”

    元瑾啧了一声,崔氏真是抠门。不过去问崔氏要钱,那是别想的,她就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元瑾就同柳儿说:“你去同管采买的嬷嬷讲一声,叫她明儿下午带一匹宝蓝色的杭绸回来。”

    柳儿低声问:“娘子,那买杭绸的钱怎么来?”

    “从我的月例中出吧。”元瑾道。

    柳儿声音更低了一些:“娘子,您一个月八钱月例,似乎,不够买一匹杭绸的料子啊……”

    元瑾沉默片刻,她来了之后还不知道自己的月例。八钱银子……以前她身边的普通宫婢月例都有三两银子。她真的快被自己穷到了!

    “那便不要杭绸,普通绸布可够?”

    柳儿点头:“够倒是够了,不过这下来的一个月,咱们屋中恐怕都得过得紧巴巴了。”

    “先这样吧。”元瑾见请安的时辰要到了,先带着闻玉出门了。

    与那天去的仿江南建筑的定国公府不同,薛家是很典型的晋中建筑。薛家大院中,一条宽阔的石道穿过大院,将大院分为南北两排,一头是门楼和大门,另一头就是薛家祠堂,与大门遥相对应。元瑾带着闻玉从南院穿出来,她一路都牵着他,闻玉则握紧了元瑾的手。

    “闻玉害怕吗?”元瑾问他。

    薛闻玉沉默。

    他不是第一次走在这条路上,只是头一次由另一个人牵着,走在这条路上。

    仿佛有什么东西就此不同了。

    他不是怕,他只是不喜欢这种不确定。

    “不用怕,凡事姐姐会帮你的。”元瑾也不管他是不是怕,低声安慰了他一句。

    北院正堂是薛老太太的住处,跨进描金砌粉的门檐,再走过一条干净的石子甬道,就看到了正堂。薛老太太身边的徐嬷嬷将二人引入了正堂。

    平日里元瑾若是这时候到的话,正堂是人影子都还没有的。今天几房人却早早地就来了,正按齿序坐在正堂上喝茶。

    大房周氏身边站着的是薛云海和薛元珍。薛云海穿着件菖蒲纹直裰,身量颇长,长得倒也清俊。据说从小读书天分就极高,明年要下场乡试了,很是让周氏觉得骄傲。薛元珍今儿穿了件青织金妆花十样锦褙子,雪白月华裙,衬得她容貌秀美,精致贵气。

    二房沈氏带着她的儿子薛云涛。沈氏也是书香门第的出身,据说父亲还是两榜进士,做过翰林学士。薛云涛正站在那里同两姐妹说话,长得很是俊俏,小小年纪就有几分风流相。

    姜氏带着自己五岁的儿子薛云玺,云玺则还是一副白生生的包子模样,立在母亲旁边强打着精神。

    四房觉得今天没他们什么事儿,除了元瑾带着闻玉来了以外,一个都没来。

    元瑾正好带着闻玉坐在姜氏旁边,姜氏是个极聪明,又八面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