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酒糟竹笋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21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 已经七月下旬了。

    察普两兄弟有了和何田易弦修好的心思, 每隔几天,不用商量, 就会来一次。说是要偿还去年冬天借粮的债。

    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上点零碎小东西, 什么家附近采的蘑菇了, 打到的山鸡野鸭子好看的翎毛了,林子里捡到的橡子榛果了。有一次大概是真的没什么可带的,竟然剃了些猪鬃带来。

    这些礼物虽然不值钱也不起眼,但是总是份心意。

    用易弦的话说, “你觉得过去的皇帝真的稀罕那些小属国进贡来的土产么?”

    何田也不让他们空手回去, 每次都会回些小礼物,他们送蘑菇, 她就回赠一小盒土豆粉丝,送了羽毛榛果, 她就回赠些鸡蛋鸭蛋。

    有了他们帮忙,各种工程的进度确实快了好多。不管他们是真心愿意回报, 还是摄于易弦的威吓, 总之,何田对他们提供的帮助还是挺感谢的。

    但是这并代表何田就放下了对他们的戒心。

    她专门训练小麦, 确保它只吃她和易弦给的食物。其他人给的, 它闻都不闻一下。

    作为一头血统优良的成年猎犬, 小麦锋利的牙齿和强有力的下颚, 能轻易咬断人的手臂骨, 奔跑起来人是没法追上的。凭借着这些天生的优势,要是遇到不怀好意的人,小麦自保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何田易弦的新屋子也捯饬得越来越美了。

    新屋子的门廊做好之后,每次外出,不管是去打猎,是去割牧草,摘野果,他们看到喜欢的植物花草,就会设法挖一些,带回家种。

    何田都打算好了,等新温室建起来,就分出一个专门的区域,种植这些花草。然后还要分成几个小区,有的种上药用植物,有的种观赏类的。

    连荷花都种活了,她现在对自己的种植技能相当自信。

    带回来的植物也有不少已经长得很好,比如林中随处可见的野菊。

    何田奶奶还在世时,家中也种过野菊,不过是种在木屋南墙外的地上。奶奶过世后,何田忙于挣扎求生,有很长一段时间疏忽了它们。到了次年夏季,野菊稀稀拉拉的冒出来几朵小花,她感慨几次,继续忙于打猎、种植、储存过冬的食物,也没能花上更多心思照顾它们。

    这次盖房子时,这几株野菊已经泯然于野草之中。

    附近林子和湿地中的野菊只有这几种颜色,白色,黄色,和浅紫色,何田和易弦每种都带回来一些,净挑花朵大,香气浓郁的植株。

    移栽植物的其中一个难题是,怎么选择。

    每次都挑大的带回来,下次出门时又遇见了花朵更大,花瓣更多的品种,再下一次,又遇到了花瓣尖端有些弯曲的品种,然后又遇到花朵颜色更加鲜艳的,花香更加浓郁的……

    怎么办?都带回来了。

    生命力顽强的野菊基本带回来之后都种活了。

    可是门廊上可放不了这么多盆,何田易弦也没工夫整天侍弄它们,只好去芜存菁,忍痛取舍,挑出最优秀的五六盆野菊留下,剩下那些比较平庸的,再次移栽,种到了河滩上新移栽的草地边上或是山坡上树木之间的空地上。

    要说长得最好的,还是野草。

    何田和易弦先后五次从不同的池塘边湿地上挖回来了草皮,每次大约有两平方多,带回家后铺在捡出石头、翻整过的河滩上,浇水,压上石头保护,三五天后,草皮的根系就扎进了新土壤中。

    有一次移栽后的第二天下了场大雨,何田心说,完了,这次白费劲了。没想的过了几天,这片草皮也长起来了。

    现在,那片河滩已经绿油油的了,站在山坡上望去,距离河边三五米远的地方,十米长的齐齐的一条绿线,和灰青色的鹅卵石河滩泾渭分明,再走近一点,就会发现这点绿意还有向前延伸的意图。

    把河滩上的石头捡起来,搬运到山坡上,再翻好土地,全都是费时间的体力活,多亏了察普兄弟,何田他们才能这么快就种好了一片草地。

    不过,这片草地距离他们理想中的大小还差得挺远的。

    两头山羊,再加上大米,一天一夜可以吃掉的牧草,大概是从六七平方草地上割下的草。

    当然它们如果能自由在林间漫步觅食,还会吃些树叶,啃啃树皮嫩枝。不过到了冬天,山羊个头比大米小很多,它们就算直立起来,也很难够着积雪之上的树干,啃不到什么树皮,也够不到小树枝。冬季可是大米一年中最忙碌的季节,除了草料,还要给它豆料、骨粉补充蛋白质呢。

    而且,易弦还指望着这两头山羊赶快长大,明年生小羊,喝羊奶呢,等有了小羊,所需要的草料肯定更多。

    所以,要建一片负担三四头食草动物需求的草地,即使采用轮牧的方法,他们至少还得把现有的草地扩大三四倍。

    所有移栽回家的植物中,最宝贝的当属那十几株桑树。经过几次扦插,成功种活了十五六株。其中三四株并不是太茁壮。

    何田从最为茁壮的几株中选了三株,从盆中移栽在林地中。

    他们仿照桑林的所在的朝向,砍掉一片靠近山涧的树丛,翻整之后,把这三株桑苗种下。

    目前来看,长得还不错。

    最后一批蚕茧也完成了缫丝。何田算算蚕蚁孵化到最后结茧所需要的时间,担心再孵一批蚕宝宝,等它们最后一次蜕皮时天气已经变冷,别还没结茧就僵了,那就纯属伤性命了,就等到明年再来吧。

    今年收获的蚕种全都放在她从前自制的棉白纸上,悉心收藏在新屋子的阁楼上了。

    最后一批蚕蛾下了卵之后,何田只剩下十几张棉白纸了。

    所以,造纸,就从to do list的中段,提前放到了最前面。

    造纸所需的材料何田多得是。尤其是今年,她拆了几条旧棉被子棉褥子,凡是已经泛黄的,捏着太过瓷实的棉絮,全都被剔出出来,这些都能放在做纸的纸浆里。

    此外,因为建房子,他们还有好多的树皮、锯末、刨花。此外还有干草、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