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章 相似的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宸宁说的什么意思,君夜离又怎么会不明白。

    风无邪和夏如梦,他只能选一个。

    风无邪是他的结发妻,现在还怀着他的骨肉,要让他抛妻弃子,还不如杀了他。

    夏如梦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如梦,死在自己母亲的手里。

    正在此时,风无邪和君婉约已经赶到了这里,正好将君夜离和宸宁的对话,听到了耳朵里。

    目光触到君夜离深邃的眼神时,风无邪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哀伤,反而还对着他淡淡一笑。

    这一笑,如春风化雨,给了君夜离莫大的勇气,沉了沉神,君夜离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恕儿子难以从命,无邪和夏姐姐,儿子都要保护,如果母后实在气难平的话,那儿子只能带着她们,离开这里。”

    “你,你,你说什么?”宸宁太后的身形晃了一晃,有些不敢相信这番话,是从君夜离的口中吐出。

    “难道,你为了这个女人,连皇位都不要了?”握在身体两侧的手,指甲狠狠的掐入了肉里,火辣辣的疼痛,让宸宁对风无邪更加憎恨起来。

    “母后,你为何到现在都容不下无邪,她现在怀着儿子的骨肉,你的孙子啊……”君夜离眸中的痛色,让风无邪无比心疼,上前几步,拉住他的手,与他站在了一起。

    宸宁太后的眼眸落在风无邪那张脸上,目光微颤,怨恨中带着些许沉痛,这张脸,这张脸……

    怎么会与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宸宁坚定的道:“谁都可以,唯独她,不行。”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是无邪?”事到如今,不弄个清楚,君夜离怎么会甘心。

    “她与儿子真心相爱,为什么不能是她?”

    “因为,因为……”看着风无邪那张相似的脸,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眸子,宸宁太后竟然有些心虚的别过头,躲避着君夜离的质问。

    “因为什么?”君夜离再次问道。

    “是因为我与我娘长的一样吗?”风无邪往前走出一步,淡声问道:“太后,你可认识顾千珺?”

    心似乎被紧紧揪起,宸宁又好像看到了当年那场惨烈的追杀,血染红了大地,尸体布满皇宫。

    怀抱着婴孩儿的女人,从山崖上纵身一跳……

    “不,不,她已经死了,死了。”宸宁太后突然暴躁起来,连连摇头,神智似乎也有些不清了。

    两人的对话,让君夜离摸不着头脑,他看向了风无邪,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风无邪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躁,缓步走到宸宁面前,轻声道:“华容公主。”

    华容?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宸宁太后的眼眸倏然放大,这两个字如此遥远,却又如此熟悉。

    以至于在漫长的岁月中,她都忘记了,自己以前公主的封号。

    缓缓的看向风无邪,宸宁的眼中带着一丝不确定:“千珺,是你吗?你还活着,是吗?”

    风无邪心生诧异,她没有想到,宸宁太后居然神智不清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风哥哥他讨厌我,连你也不理我了吗?千珺?”

    宸宁太后的话杂乱无章,可是这里面的信息,却大的让风无邪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

    从衣袖中掏出一块蝴蝶玉佩,递到了宸宁的面前:“我在母亲的遗物中,找到了这个。”

    宸宁像是找到了丢失已久的玩具,欣喜的把玉佩拿在手里,细细的摩挲,反过来上面赫然露出华容二字。

    她用力的点头:“我的,是我的,这是风哥哥在我十六岁生辰那天,亲手给我戴上的。”

    眼见着宸宁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君夜离很是担心,他走到风无邪的身边,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禁卫军都在,风无邪示意他们都退下,墨鸦接收到君夜离的目光,领着众人退了下去。

    待到四周再无一人时,风无邪才缓缓的道:“当日,我在母亲的遗物中,找到了这个。”

    她的手中赫然多了一本小册子,上面的牛皮纸已经泛黄,君夜离接了过来,随手翻了一下,却不解的皱着眉头:“这字,我不认得。”

    “你当然不认得。”风无邪淡淡一笑,将册子拿了过来,轻轻抚摸:“这是母亲专门留给我的。”

    用英文写出来的字,他们怎么可能认得。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