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0章 逆天,在所不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国的冬天是极为冷寒的,银装素裹几乎是北国冬日常见的景象。

    尉迟寒雪身披白狐大氅,推着轮椅漫步在西门山庄内,一别……已然这么多年未曾回来。

    “变了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尉迟寒风并没有回头,只是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看着素白的天地,幽幽说道:“看似未变……实则已经物是人非!”

    西门影听闻,不免沉叹一声,他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俊逸的脸上闪过一抹忧愁。

    是的,时过境迁,已然物是人非!

    兄弟二人就这样立于轻轻飘扬的雪中,久久的都未曾说话,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不可自拔,久久的,尉迟寒风方才问道:“依照大哥的性子……怎么会收养了宠儿?”

    西门影听闻,垂了眸,眸光轻轻的看向尉迟寒雪,不答反问道:“那你又怎么想到让宠儿做尉迟心的童养妃?”

    尉迟寒雪一怔,随即嘴角勾起一个邪佞的弧度,眸光亦变的深邃起来,只听他悠悠说道:“难道这不是大哥的意思吗?!”

    西门影听后,不免笑了起来,他负手而立,淡淡说道:“雪……还是我所熟悉的雪,卸下当年的仇恨,你始终是活的最轻松逍遥的那个,只是……一直如此的默默守护下去,何不彻底的放开?”

    尉迟寒雪听了,心中不免趟过酸涩,轻轻一叹之际,竟是感觉他身上散发出的孤寂比这雪中寒松更要孤独几分。

    “有些事情……是需要一辈子去还的……”尉迟寒雪轻轻说道,好似自喃一般,渐渐的,唇角的笑意变的极淡,缓缓说道:“这样的守护,是我这辈子以来最轻松、最幸福的事情……恨了那么久,一直强迫着自己去恨,现在回头想想,如果不是对大哥的那份念想,又岂会那么痛苦?”

    说着,不免看向前方的那已然冰冻了的湖泊,想想那些年在湖底的千年寒冰床上的日日夜夜,嘴角趟过一抹苦涩。

    如果不是对大哥的爱转成了强烈的恨,他真的能撑得过那些个日夜吗?那刺骨的冰冷,仿佛每次都将他冻的没有了知觉一般……

    “不是仇恨蒙蔽我的眼睛,大哥和芸儿又岂会至此?”尉迟寒雪沉叹一声,拉回远视的眸子,轻倪了眼静听的西门影,说道:“大哥亦是个痴傻的人,又怎会不理解雪的心思?!”

    西门影缓缓笑开,那样的笑容好似冬日下的松柏,坚毅而轻松释然的傲立,“是啊……我们不过都是红尘中一痴傻人罢了……天地之间,只要心大了,又何必拘泥于世间的凡俗?”

    说着,缓缓垂眸,从腰间掏出一枚锦囊,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眸光更是痴缠贪恋的看着……

    雪,轻轻飞扬,落在了锦囊上,渐渐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继而融化不见。

    西门影唇微抿成一道线,暗暗轻叹一声,将锦囊递了上前,说道:“她的一生追逐寻觅,始终不知道自己的心原来一直丢在了那人的身上,百转千回……方去寻了那人的脚步……”

    说着,西门影的嘴角噙着苦涩的笑意,继而说道:“逆天……她也陪了他去!也罢,大家不过都是痴傻人而已!这个锦囊也许对苏墨的毒有用……”

    说完,将锦囊交给了尉迟寒雪,转身离去!

    尉迟寒雪看了眼锦囊,眸光向西门影看去,雪中他身穿黑色的大氅,渐渐走远,仿佛,天地间他的身影格格不入,异常孤寂!

    轻叹一声,尉迟寒雪垂眸,拿出锦囊内的纸条,看着上面凌夕那娟秀的字体,眉头不免紧蹙了起来,眸中闪过骇然的气息……

    “如此办法……芸儿又岂会愿意?!”尉迟寒雪不免拧眉自喃道,突然,他掌心一合,眸光微凝,冷冷说道:“出来!”

    随即,他调转轮椅回头看去,只见远处……尉迟心站在梅树之后,雪竟是已然在他身上轻轻覆盖了一层,看来,他已经站在那里很久!

    他和大哥竟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尉迟寒雪心中暗暗吃惊,此刻也是他故意泄露气息他才能察觉到……想不到,他的造诣已然如此的高?!

    尉迟心踏着雪缓缓朝寒雪走来,脚下的步子轻缓稳重,踏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只是来寻二叔,并非有心偷听!”尉迟心缓缓说道,语气淡然至极,他眸光轻轻瞥了眼置于尉迟寒雪膝上的锦囊,眸子浅抬,说道:“二叔寻到治疗娘的办法了?!”

    虽然是在问,但是,却是十分肯定。

    尉迟寒雪暗暗蹙了眉头,看着尉迟心眸子里的坚定,不知道如何说。

    他心里自是希望芸儿能痊愈,但是……真的如此做,好吗?

    想着,摊开手,眸光扫过掌中的纸条,过了会儿,方才缓缓说道:“这事如何做……你自己决定吧!”

    说着,将手中的字条递给尉迟心后,自顾的推着车轮离去……

    风,越发的刺骨的吹着,吹落了梅枝上的浮雪。

    尉迟心紧紧的看着字条上的字,稚气未曾完全脱落的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的冷意。

    突然,他握起手掌暗自用力,那字条被他内力震的粉碎,他缓缓摊开手掌,眸光变的凌厉。

    风,扬起了他手中的纸屑,就像是被吹散的雪,静静的飘落……

    +++++++

    当尉迟寒风和苏墨等人欲离去时已然是十日之后,西门影为宠儿置办了丰盛的嫁妆,北国皇帝赫连宸本欲赐封宠儿为郡主,却被西门影回绝,他不想这门婚事牵扯上了任何政治的色彩。

    西门宠儿眸中含泪看着西门影,声音哽咽的说道:“义父……宠儿会想你的……”

    西门影淡漠的看着,缓缓说道:“你我父女缘分至此,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不管如何,都要坚持走下去!”

    宠儿轻轻点点头,虽然不是很明白义父所说的,但是却隐约间明白,之后的路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平顺。

    想着,不免回眸看去,只见尉迟心站在马车旁静静的看着她,那样的淡然冷漠,却又不容人忽视他的霸气,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的心……竟是渐渐遗落,虽然他对她并不是十分的热衷。

    宠儿心中微叹,这样一个男子,日后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