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7.番外十 脱衣扑克(沈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二天起床, 萧腾就偷偷给琳达发了一条信息。

    他想让琳达去和导演说,他们不用培养感情了, 可以直接开拍。

    琳达那儿也没多问,只说会去和导演商量。

    结果, 没多久, 沈亦双就接了一个电话,他接完电话以后,再坐到萧腾的边上, 直接把他的电脑给抢了。

    “喂!”

    沈亦双道:“我以为你会像传言中那样的光明磊落。”

    萧腾装傻道:“你在说什么?”

    沈亦双撸了撸袖子, 道:“你的电脑归我了,因为你不诚实。”

    萧腾:“……”

    结果他就在一旁看着沈亦双把他的两个单机游戏都打通关了,而其中一个游戏, 萧腾打通关的时候打了好几天,困在迷宫里时对照着攻略也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出来。

    沈亦双难道还有打游戏的天分吗?

    萧腾就开始坐着、躺着、趴着玩自己手机里的游戏。

    “……”

    等工作人员上来送饭之后, 沈亦双总算把萧腾的电脑放开了,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疼, 他玩游戏的时候总会琢磨非常多的东西, 第一遍的时候只玩主线,第二遍的时候才会涉及支线, 到国外去之后他和华夏的联系就是这些网络游戏, 而萧腾和他的口味莫名地像, 最大的两款单机游戏, 都是他很喜欢且通关过好几次的。

    萧腾吃了饭以后趴在沙发上开始挪动。

    沈亦双情不自禁地盯着他, 看着他因为玩游戏, 脑袋都快探出沙发的外面。

    不过萧腾最后还是发现自己的姿势危险,立刻调整了回去,当然玩着玩着,他又开始姿势古怪了。

    沈亦双就一直盯着他,尤其是盯着他腰上露出的那一小段肌肤。

    萧腾打游戏入了迷,根本就没发现。等他好不容易把游戏打通关,感受到了沈亦双的视线,他正襟危坐以后看过来一眼,道:“你有事吗?”

    沈亦双慢慢摇头。

    萧腾道:“那你看我干什么?”

    沈亦双指了指自己的腰,道:“你这儿露了。”

    萧腾立刻低头,果然看见自己衣服露出了一小截腰。他有些尴尬地把衣服拉了下去,道:“你怎么不和我说?”

    沈亦双道:“挺好看的。”

    萧腾:“……”

    等到下午,萧腾也觉得玩手机玩得他脑子都疼了起来。他不是个宅男,要他待在一间房子里玩个三天的游戏简直要了他的命。他以前沉迷游戏的时候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但是那时候他是自愿的,现在却是妄图借游戏来消磨时光。

    也不知道为什么,沈亦双除了看他露出的腰以外也不对他做些额外的事,萧腾感觉时间过得非常非常地慢,一分钟都像十分钟一样。

    “你想玩牌吗?”

    萧腾忍不住看向了他。

    沈亦双道:“总是对着手机脑袋疼了吧?不如我们现实中玩几把。”

    萧腾道:“你真的要和我玩?可是我玩牌是高手。”

    沈亦双道:“你还不知道我想和你玩什么牌,就敢说是高手?”

    “扑克牌?”萧腾道,“两个人也玩不了太多的花样了,直接打牌吧。”

    沈亦双道:“好啊,但是这既然是赌博总要有一个彩头。”

    萧腾直接从酒店房间的电视机旁摸了牌来,道:“什么彩头?”

    “输得人要脱一件衣服,脱光为止。”

    萧腾:“……”

    他连牌都拿过来了,沈亦双骤然一个游戏规则把他打得措手不及,这时候反悔,倒好像怕了他一样。

    沈亦双看他盯着他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道:“你不是说你技术很好吗?”他道,“你赢了,脱衣服的就是我了。”

    萧腾道:“但要是我一直赢下去,你不就脱光了?”

    沈亦双笑道:“你赢了以后也可以选择给自己或者给我加一件衣服。”

    萧腾暗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就不用怕他了,只要他能赢,他就可以给自己或者给沈亦双加衣服,沈亦双不管是想把他脱光了还是想把自己脱光了,那都完不成。

    玩手机游戏太无聊了,这个游戏倒反而激起了萧腾的斗志。

    沈亦双带着牌到了卧房的床上,然后脱了鞋子盘腿而坐。

    萧腾也学他盘腿而坐,在开始游戏之前还把自己的衣服甚至是帽子啊什么的都戴上了——他戴上了,哪怕输了,沈亦双也得输好几把才能真正让他脱了外衣。

    新牌开洗,只有一副。

    沈亦双洗牌的姿势非常地流畅熟练,一看就是惯玩的。

    萧腾见他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倒也不害怕。他是什么人?玩的最多的就是扑克牌了,他不是靠牌运的人,哪怕是烂牌都能打好!沈亦双在国外多年,指不定这技术就是花架子,和他比,一定会输。

    萧腾非常地有信心,沈亦双洗好牌之后,还示意他切一下牌。

    萧腾也不怀疑他会作弊,随便地切了一下牌,就和他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抓。

    沈亦双本来是要和他扔骰子的,但萧腾有这样的“雅兴”,他也就跟着他石头剪刀布了。

    三局两胜,沈亦双赢。

    一人一张,不过五十多张牌,一下子就抓完了。

    萧腾看见自己只有一张“2”和一张小王,神情间有点儿苦恼。

    他的牌并不算很好,连牌的顺子倒是有,但是因此而漏出的单个也很多。

    只要两个人,他们都可以轻易地猜到对方的牌是什么,他这里缺了一张“4”,这证明沈亦双甚至有□□。

    果不其然,玩到最后,沈亦双用四个“4”把他给压制住了,第一把,沈亦双赢了。

    沈亦双当然示意萧腾脱衣服,萧腾就把自己脑袋上的帽子给脱掉了,那满不在乎的样子,看得沈亦双都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眼神。

    然后,第二把,第三把。

    萧腾把脖子上挂着的丝巾给解开之后,开始发话了:“我觉得咱们两个人不应该打这种简单的牌。”

    沈亦双慢吞吞地道了一声:“哦?”

    萧腾道:“一副牌总共就那么些,就我们两个人打,你抓的什么牌我都知道,我的牌是什么你也都知道。”

    沈亦双笑道:“那你怎么还一直输呢?”

    萧腾:“……”

    最后他还是据理力争,强行和沈亦双换了一种游戏方式。

    比大小。

    沈亦双有些意外萧腾会选择这样的游戏,但是这样的游戏方式非常地简单,简单也就意味着不能靠太多的技巧,单纯地只能靠运气——其实萧腾的技巧还是不错的,这种牌,反而他比萧腾更擅长。

    五十多张牌,每个人抽二十张,一张一张地放到台面上,随便什么顺序,比对方大,就把对方的牌拿过来,比对方小,自己的牌就被对方拿过去。如果是一样的话就先压着,看下一轮的胜负。最大的大王如果碰到最小的“3”的话,就会被“3”给吃掉。如此便成一个循环。

    拿到大王小王的人就比较运气了,出招回不来的可能性极低。

    沈亦双洗完牌之后让萧腾先抽,萧腾抽了二十张,里面正好就有大王。

    他几乎压抑不住兴奋,眉飞色舞的。

    沈亦双道:“牌很好?”

    萧腾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但是答案很显而易见,他的牌的确很好。

    沈亦双随便抽了二十张,然后出了第一张牌,萧腾也抽了一张牌放上去,两个人一起掀开。

    沈亦双是“5”,萧腾是“3”,沈亦双就把萧腾的“3”给拿走了。

    一连五张牌,沈亦双的都比萧腾大,萧腾明显是想把小牌先扔出去,剩下的再换成大牌,相比较而言,沈亦双出牌中规中矩,哪怕看出他的牌路偶尔都会出一张中间大小的。

    出到第六张牌的时候,萧腾觉得稳了,他漫不经心地把大王放了上去,沈亦双看了他一眼,也放了一张牌。

    “大王。”

    “3。”

    “……”

    “……”

    萧腾有些吃惊地道:“你知道我出什么牌吗?”

    这种比大小的游戏大王几乎是无往不利的,大王只能被“3”吃掉,但是大部分人拿到那么小的牌早就丢掉了,刚好撞上的几率也太小了。

    沈亦双道:“不知道。”他又道,“不过我猜到了一点。”他在萧腾痛心疾首的目光下把萧腾的大王摸了过来,“好心”提醒道,“你都被我吃掉六张牌了。”

    萧腾皱了皱眉,开始规划他剩下的大牌。

    你来我往,你往我来。

    最后沈亦双吃掉萧腾十二张牌,而萧腾吃掉了沈亦双八张牌。

    第一轮比大小的游戏,萧腾输了。

    萧腾把自己一只袜子给脱了,然后一只脚上穿着袜子另一只脚上则是光溜溜的。

    沈亦双看他一眼,道:“继续玩第二轮?”比大小的游戏真要认真玩的话可以一直玩到一方没牌为止。目前他们两个牌还是差不多的,而且萧腾手上的大牌还有很多,继续玩下去他还有机会翻本。

    萧腾点头道:“直接第二轮。”

    于是第二轮,他们用吃来的牌继续和对方周旋。

    “小王。”

    “大王。”

    “……”

    “……”

    又是第六张牌,萧腾把自己最大的小王给出了,沈亦双出了个大王。

    这回萧腾直接瞪他了:“你是不是作弊了?”

    没带这么准的,偏偏他大王小王都被对方给吃掉了,这都是只能被一张牌吃掉的,沈亦双幸运了一回也就罢了,他还能幸运第二回?

    沈亦双道:“我只是猜测。”他有些忍不住地笑了,“你出的牌越大,你的眼睛就越亮!”尤其是出大王小王的时候,那种压抑的兴奋劲儿,沈亦双甚至有八成把握他出到了王。

    拥有大王小王还输了,这在比大小游戏中简直是耻辱。

    萧腾第二把游戏又输了,他被沈亦双吃掉了十一张牌,他则吃掉了九张。

    本来这个战绩也并不算太差,但是萧腾却不准备玩第三轮了,他要重新来过,直接再次洗牌每个人再抽二十张。大王小王都没了,这局也就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明明进行下去沈亦双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地位,但是他却没有执着,反而顺从了萧腾和他重新来过。

    萧腾另一只脚也光了,而且他脑袋上的帽子脖子上的丝巾还有他套在肩膀上的“披风”,这些都已经被去掉了,下一把再输,他就得开始脱外套。

    重新洗牌,抓牌,这一回萧腾的运气没有第一次的好了,他得到了一张大王,这让他心里舒坦了许多,只不过其他的大牌在他二十张中比例没有先前的高,这就意味着他这一回玩不能再像上次一样把小牌放弃了。

    一连三张,萧腾出的都是中上的牌。

    沈亦双被他吃了三张,道:“看来你这局势头不错。”

    萧腾道:“那当然了。”

    沈亦双道:“那我们这局不如玩到第三轮吧,你觉得怎么样?”

    “行啊!”

    萧腾说完以后就后悔了,沈亦双这回的运气非常地好,后面连续六张,都是超大的大牌,萧腾没有露出半点端倪地把沈亦双一张“2”用大王吃回来了,但是他其他中上的牌却被他的“2”和小王给吃完了。

    “你竟然有四个‘2’!”

    沈亦双笑道:“运气而已。”

    萧腾抿着唇,继续和他打,第一轮他们两个平局了,沈亦双吃了他十张牌,他也吃了沈亦双十张牌。

    只不过沈亦双那里还有三个“2”!他这里只有一个“2”一个大王。

    在这样的吃牌游戏中,大牌的多少并不能决定胜负,但是,却对“士气”有挺大的影响。萧腾想到他那儿有那么多“2”就觉得自己要输,但是和他说好了三轮的,而且第一轮他们两个是平局。

    沈亦双道:“和牌一样,这一轮平局,看下一轮的结果。”如果下一轮萧腾输了的话,那他就得脱两件衣服了。

    萧腾撸起袖子就是干!绝对不会让沈亦双得逞!

    沈亦双和他打着打着甚至有点儿高兴了,萧腾在牌风不好的时候就不会像先前那么草率,他会很认真地想要扭回颓势,这种认真特别吸引人。

    “你输了。”

    棋差一招,最后一张牌定胜负时萧腾出了大王,沈亦双又出了一个“3”,在这个时候沈亦双出“3”简直是找死!但因为他拼了这么一把,反而赢了。

    萧腾深吸了一口气,道:“脱就脱!”他直接把外套给脱了,然后犹豫了一下,把上衣给脱了。

    要说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打扮,那都是差不多的,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差不多,只是沈亦双的要比他少几件而已。

    萧腾穿了一件单衣一件外套,而沈亦双也是一件单衣一件外套,萧腾不知道沈亦双穿了一条裤子,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他只穿了一条裤子,剩下的就是短裤,如果先脱裤子的话,那他下半身就得光溜溜的了。对于沈亦双这样的流氓,脱上半身的衣服显然比脱下半身的裤子安全得多。

    沈亦双看他上半身赤.裸了,直接鼓起了掌,他的目光甚至是欣赏的,欣赏地扫过萧腾的上半身。

    萧腾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寒毛几乎都要竖了起来。

    “……继续!”他一番豪气干云,用剩下的牌和沈亦双来了第三轮,这第三轮,沈亦双和他平局了。

    “……我不想继续玩比大小了,再换?”

    沈亦双道:“好啊。”

    然后他把自己的牌展示了出来,萧腾凑过来看,看的第一眼就忍不住讶异道:“你的牌也不是很好……”

    沈亦双道:“是啊。”

    他虽然有了四个“2”,但他的小牌非常非常地多,萧腾的注意力全在“2”上了,所以反而没想到去谋取他的小牌。

    萧腾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