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0.番外十三 坟墓(游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谢家败了。

    谢明飞花了有一段时间才接受这个现实, 他的父亲进了监牢,还有他们家许多公司里面的会计啊财务也被牵连在内……

    他大哥非常当机立断, 舍弃了一大部分的资产保住了剩下的。

    往后他还是能继续过富足的日子,只不过没有以前那么富了。

    谢明飞很难受, 这种难受在看到陆修静和陆离在一起之后就更加强了。他对陆离有那么一点觊觎之心, 最开始也许是因为容貌,但后面却只因为性格。

    也许陆离自己都没发现,他偶尔的时候虽然会毒舌地喷他, 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心狠的人——明知道他家和他有仇, 却还是不会把气撒到他的身上来。

    但是他以后有什么脸面去和陆离说话呢?没了家境的他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缩小了很多很多,旁人的视线好像都掺杂了讽刺。以往只是父母和兄长们的恨铁不成钢,现在却成了满大街的嘲讽眼神。

    他一定要奋斗, 一定不会让人瞧不起!

    谢明飞不顾别人劝说地接下了烫手山芋:天晟!这个和傅家势力纠缠不清的公司。

    天晟原本是朱家的,但是陆修静似乎并不准备把天晟要过来, 自从付允岚的事情发生以后, 旁支的势力几乎都被挤出了天晟, 取而代之的, 当然就是傅秦伯的势力。

    谢明飞认为傅秦伯应该不会在意天晟这么一点蚊子肉的,再说了傅秦伯造的那些商业街都很不错, 他何必来抢天晟呢?

    所以谢明飞收购散股的时候甚至没多加掩饰, 仿佛认为傅秦伯一定不会和他计较一样。

    但傅秦伯计较了, 而且他还来开了董事会。

    谢明飞对于商业方面只是半懂不懂, 当傅秦伯要来的时候, 他几乎是惊恐的。

    傅秦伯帮游旋和凯萨解了约, 而后把游旋签到了天晟的名下,但游旋几乎不来天晟,而且他的身体很差,谢明飞有一次看见游旋,他坐在轮椅上好像都没什么力气,而他冲傅秦伯发完火以后,口鼻之间的鲜血喷涌而出,吓得他立刻打电话报警——没打成急救电话,不小心打了110。

    这个人似乎快死了。

    网络上游旋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有很多怜悯他,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对他只是怜悯。

    谢明飞近乎震惊地发现傅秦伯对游旋的“宠溺”,偶尔的那几次遇到他们俩,都是听见游旋对傅秦伯或悲伤或崩溃地破口大骂,但是傅秦伯却还能装作没听到,甚至安抚他。

    这大概是真爱了,谢明飞以为。

    傅秦伯在董事会压制他的时候,谢明飞就直接提了游旋,并表示傅秦伯对天晟可有可无,并且把天晟当做博美人一笑的工具。

    当是时,近乎鸦雀无声。

    谢明飞向来是什么话都敢说的,他小的时候还和傅秦伯打过交道,彼此之间也算有点情分在。但是看他对陆离就知道了,谢明飞的情商不高,只想着怎么把傅秦伯给压制住。如此带了威胁和讽刺的话,理所当然,其他人暗地里都觉得傅秦伯要把谢明飞给干掉了。

    谢明飞有毒啊?他家都败成这样了,还和傅秦伯对上。

    但是傅秦伯似乎很是宽宏大量,也不理他,游旋照样是在天晟挂名,甚至还在医院里被下过两次病危通知书。

    游旋最轰动的一次,就是各大报社营销号的记者都想来采访他,他住院了,据闻是因为罗珊娜在监狱里,他又先天基因有问题,所以很容易流血,并且会失血过多而亡。

    那时候傅秦伯把他从医院里接出来,把他安顿在天晟。

    谢明飞过去看热闹的时候,就听见游旋对傅秦伯说:“我知道你只是可怜我,你干嘛不让我自生自灭呢?”

    傅秦伯道:“我不管你怎么样,但是我还是会救你。”

    游旋当时便冷笑,笑得谢明飞身上都毛毛地,感觉这个人的精神一定出了问题。

    然后傅秦伯似乎就发现了他,而且是和游旋一起发现了他,两个人一起回头,看向了探出一个脑袋的谢明飞。

    谢明飞:“……”

    傅秦伯:“……”

    游旋:“……”

    “对不起!”谢明飞连忙道歉,道,“我不是故意听你们墙角的。”

    然后傅秦伯把游旋安顿好了,面上有些可怖地走向谢明飞。

    “傅……呵……傅大哥……”虽然家境已经败落,可是从前他们两家的关系还是可以的,谢明飞带了点儿讨好地叫他,只希望他能够原谅他先前的不是。

    “你担不下天晟。”

    傅秦伯把他拎走之后,很是直白地道。

    谢明飞心头立刻沉了下来,道:“我担得下!”

    傅秦伯道:“你知道天晟内部有多少问题吗?你知道天晟的董事会哪几个是一派的吗?你知道那些人的背后都牵扯着哪部分的人脉和资源吗?”

    谢明飞被他问得一脸懵逼,很明显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傅秦伯皱眉道:“你还不如让你二哥来。”

    二哥二哥,别说大哥了,他连二哥都不如。

    从小到大,家里人都瞧不起他,哪怕是学建筑的被家里人认为没什么用的三哥,他们都认为他比他强。

    “我担下了天晟,当然会努力!”谢明飞道,“傅大哥是不是因为游旋所以心情不好,拿我出气?”

    傅秦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本来不生气的,被他这么一说反而生气了。

    谢明飞早就知道这世上不会有像陆离那样好脾气的人,见他冷冷地看自己,他反而瞪了回去!

    反正现在谢家已经败了,凭什么看傅秦伯的脸色?别人也许认为这种时候更该看傅家人的脸色,但对于谢明飞来说,谢家败落到这个地步,就不用再维持和傅家的关系——傅秦伯对他这么不客气!

    傅秦伯忍了怒火地道:“滚滚滚,别再来偷看我们。”

    谢明飞这回没在意,他直接就走了——本来就想溜。

    游旋住在天晟里,三餐几乎都是人服侍的。他并不是下不了地,他只是不想下。

    傅秦伯知道他是连活都不想活了,每天试图激怒他,让他把他扔掉自生自灭。

    但是他就是不把他扔掉。

    游旋的身上有他部分影子,而且一日夫妻百日恩,若说他对游旋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不喜欢游旋身上很多的缺点,偶尔在心里也厌了自己的眼光。

    为什么会找游旋呢?

    可能是因为游旋喝醉酒之后泪流满面的样子,像极了当初的周群易吧。

    欢.好时游旋叫着周群易的艺名,傅秦伯就觉得那一声声好像是从自己嘴里面叫出来的一样。

    再好的医生也医治不好命,游旋是真的不想活了。傅秦伯甚至认为是因为他不想活了,所以他的身体才恢复不了。

    他的凝血功能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可能因为一点小动静而失血。

    如果真到了恢复不了的地步,医院不可能给他输血一辈子——各地的血库经常告急,就算把所有的库存给他又如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