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8.【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豹击盗文狗——动感光波!!!豹击盗文狗——动感光波!!!  在强烈的不适感里, 楼睿慢慢进入休眠状态。

    再次睁眼的时候,楼睿茫然了很久。他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竭力想搞清楚状况,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

    这里像是一片原始森林,还是一片被摧残的原始森林,周围巨树倾斜, 断裂的树干撑起一片空地, 楼睿就在下面一动不动躺着。身下是潮湿的腐叶和泥土, 这些东西混杂着他的鲜血, 即使周围空气含氧量很高, 气味也谈不上清新。

    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大脑只能勉强运转, 纷杂的记忆片段不停闪现于脑海, 当画面定格在那糟糕的新婚之夜上, 楼睿才总算抓住一点点头绪。

    按理说, 现在应该是他和帝国大元帅秦固的蜜月才对。

    可是就在他们新婚之夜当晚, 虫族入侵的消息却突然爆发,这个比他俩闪婚还要来得突兀的战报,打破了元帅府, 乃至整个帝国的宁静。也彻底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新婚元帅忙着率军出征, 镇守前线;楼睿则忙着收拾细软, 趁机跑路。

    在外人眼里, 楼睿是个刚刚年满二十岁的军校在读生, 资质平庸, 家世普通,能够在基因筛选中与元帅大人百分百匹配,就像是玛丽苏一般的存在。他与秦固悬殊的地位差,还有足足一百岁的年龄差,也着实为这段婚姻贡献了无数槽点。

    可别人看来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于楼睿来讲却和晴天霹雳没什么两样。

    因为他的真实身份远没有大众想得那么白莲花。

    楼睿是家人用无比宝贵的基因样本孕育出来的孩子,是在做了几十年的培育实验里,唯一一个存活的胚胎。

    从楼睿记事以来,他们的周围就充斥着各种星盗、叛军、逃亡者。想要在这样一群穷凶极恶的人中求生存,难度可想而知。为了安全着想,家人让他隐藏锋芒,教他扮猪吃虎。

    就像他在帝国元帅面前那样,战战兢兢,智商感人。

    然而楼睿从来没放弃过为家人报仇的想法。

    说起来有些讽刺,家人是因莫须有的叛国罪名被帝国通缉的,最终却死于不肯叛国。

    在叛军逼他们就范的时候,家人拼尽全力将他送走。从那以后,楼睿小心翼翼地活着,生怕自己一个不慎死了,家人的不甘与冤屈便永远不为人知。

    可是楼睿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隐姓埋名在帝国读书,除了要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以外,居然还有突然被娶的风险!

    没有雌性伴侣的精神力安抚,雄性会更早地陷入狂躁与失控的境地。所以单身太久的,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元帅大人奇葩就奇葩在,他既不肯早早结婚,又迟迟不疯不死,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邪性,成了寻常人眼里的妖魔鬼怪。

    此人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凶名在外,随着年岁渐长,愈发恶行累累,外界关于这位元帅大人的种种传闻,是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赛一个的血腥。

    成为这种人的伴侣,楼睿光是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了。

    如果在相处中不小心掉了马甲,死得会有多精彩?

    楼睿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跑。

    可是问题又来了,要怎么才能在手握重兵,洞察力惊人的帝国元帅眼皮子底下开溜?

    时间不等人,楼睿并没能想出一个完美的对策,婚期却说到就到。

    帝国历7800年,10月10日这天,楼睿正式与帝国元帅缔结为伴侣关系。

    当天晚上,楼睿孤零零一个豹趴在婚床上,无比担忧举起那双短小到不知道有什么卵用的鳍状肢看了一眼,又费劲地扭过头观察了一下行动迟缓的尾鳍。心情不由变得更加灰暗。

    遵照婚前指导官的交代,楼睿在进入婚房后就变回了兽态——一只皮毛雪白,身形滚圆的小海豹。

    虽然他平时没事也喜欢变成兽态打个滚,觉得那样更舒服更自在,可此时让他变回兽态,却是从未有过的糟心。

    雄性和雌性的原始形态,拥有几十倍的体型差,新婚之夜变成这样子,不觉得太过丧心病狂了吗!

    那画面太重口它不敢想。

    时间越推迟,楼睿心中的恐惧就愈演愈烈,圆润的身体开始莫名地颤抖起来。

    这时,卧室的门被打开,穿着军装制式礼服的雄性走了进来。

    楼睿一接触到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睛,几乎立刻就后了悔,之前真是没来得及想到怎么跑吗?不尽然。楼睿其实还怀着一点点侥幸心理,如果这位元帅大人是他的真命总裁,而自己又果真是个玛丽苏的话,直接妖艳贱货地来一句:老公,帮我报仇!

    那不是分分钟踏平楼家,大仇得报吗!

    楼睿以为只要把感情培养起来,一切都好说。

    但是事情的走向显然不是这样的。眼前的雄性眸光森寒,脸上不见半分新婚的喜悦,楼睿被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感受着那慑人的眼神,仿佛灵魂被一只大手扼住了,不禁产生了一种自己命不久矣的感觉。

    明明听说契约后灵魂是相通的,可是它却丝毫感觉不到秦固的情绪波动,只触探到一片冰冷,就像孤寂的深夜。这深夜里,装满了他令人战栗的人生经历……据说他杀人屠城,手上沾满了数万人的鲜血。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仇家,他酷爱用冷兵器将对方杀死,甚至……手刃生父。

    还还还……还爱活吃幼崽。

    楼睿衷心希望他在婚宴上吃饱了,并且对自己这个成年……不,不不不,自己虽然已经成年,但是兽态却是海豹……幼……崽。

    难道!让它变回兽态是要!吃!了!它!

    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让楼睿险些灵魂出窍,它头都不敢抬一下,看到坚硬的军靴止步在床前,小而肥的身子抖得跟筛糠一样。

    紧接着,微凉的,粗糙的手指陷入了它背部的绒毛当中。楼睿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嗤笑声在头顶上方响起:“真胖……”

    但凡换个人当着面说它胖,楼睿早跳起来打爆对方狗头了,可惜形势比人强,该认怂时需认怂。

    “是是是啊……我真棒,我我一直……一直挺棒……”吓成大舌头!

    就在说话间,一颗扣子蓦地滚落到地上。

    楼睿下意识抬起头,顿时看见秦固制服上的扣子正接二连三往下崩落,包裹在布料下的身躯膨胀变形,由高大,向着巨大转变。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华丽的礼服一下被撑成无数碎片,秦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几乎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一空间的巨兽伫立于眼前!

    墨黑的巨兽脸颊两侧有着刀锋形状的金色条纹,一直从头颅延伸到肩胛,描绘着那隆起的肌肉,以及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型羽翼。

    在它的双翅遮蔽下,灯光失去了作用,楼睿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晦暗不明……小海豹在阴影中呆呆望着这个带着杀气凛然,外形凶悍,浑身上下无一不给它的视觉和心灵带来双重震撼的大家伙。

    周遭的空气好像都跟着凝滞了,楼睿连抖都不抖,当场石化了。

    是生吞比较可怕?还是细嚼慢咽更可怕?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因为在这之前,楼睿就成功被吓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完好无损地躺在婚床上,可是房间里却没有见到秦固的身影。管家侍立在门外,向他通报了那则意想不到的消息。

    ——虫族入侵了。

    “元帅已经奔赴前线坐镇指挥。”

    楼睿在床上发了许久的呆,然后他决定逃跑。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逃跑的过程比楼睿想象的更为顺利,顺利到让他有点心生惶恐。去掉了长久以来的黑科技伪装,包括假基因和容貌调整,他现在这个样子,恐怕就是元帅府的人找到了,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他就是元帅伴侣。

    直到把星舰开到帝国边境那条岔路口前,楼睿却忽然开始犹豫起来。

    从踏入星际时代以来,虫族便一直是宇宙人的宿敌,双方战争不断,甚至有好几次差点导致宇宙人灭绝。

    在这种紧要关头逃跑,便连做丧家之犬的资格也没有,无论他将来是否能够找回自己的身份,都只能活成一只蝼蚁。

    而前方的某个跃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