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第四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面积超过了一百平。

    林宛央和人道别,就进了自己房间休息。

    她已经很久,没加班到这么晚了。

    套房里有两间卧室,师兄弟自然睡一间,姚暮自己睡一间。

    姚暮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想到了刚才那女鬼……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另外一间房,轻手轻脚的睡到了师兄弟中间的空隙。

    这下他安心了,他闭上了眼睛。

    好在酒店两米的床,三个人睡在一起也不挤。

    谢文颖半夜就知道,床上多了个人,不过他也没把人赶出去。

    他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宝心刚进来的时候,连着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谢文颖不动声色,其实心里却很不太淡定。

    不过用人的手软,姚暮贴上来攀谈说三四句,他也会回一句。

    酒店有提供早餐券,三个人洗漱完去敲隔壁的门,林宛央也已经弄好了。

    几个人一起坐电梯,到顶楼的餐厅。

    这家星级酒店的早餐很丰富、囊括了中餐、西餐还有日料,自助的形式,无限量供应。

    姚暮笑着说:“宝心你别害羞,想要吃什么就指给我,我给你拿。”

    “真的可以吗?”

    “你放心,随便吃不要钱!”

    杨宝心点了点头,抬手指了几个配粥的凉拌小菜。

    姚暮问:“想吃清淡点?你要这几种是不是?”

    谢文颖替人回答:“不是,他的意思是除了这几样,其他的都来一份。”

    杨宝心在众人的注视下,害羞的把头藏在了衣服里。

    姚暮:“……”

    林宛央:“……”

    几个人吃完早餐,在餐厅经理的欢送下离开。

    自助早餐的分量,是根据客人的入住量来规划的,今天估算错了,很多要补货。

    开始这几个人走进来,还挺吸引人的注意,毕竟都长得挺好看。

    没想到深藏不露的是那孩子,吃了二十个人的分量,拿了那么多食物,居然一点没浪费!

    全餐厅瞩目。

    既然都到了市区,林宛央不着急回去,她领着杨宝心去买了几件衣服。

    孩子长得快,衣服眼见着小了一圈。

    姚暮很积极的给人提出建议。

    他的眼光的确不错,挑的衣服都很适合。

    谢文颖给宝心整理衣领。

    姚暮看着对方低头的侧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而且当时应该还印象深刻。

    难道小道士是明星脸,所以才觉得熟悉?

    不过倒是长得好看,他也没有多想,转头忘在脑后。

    几个人坐地铁回道观,过安检的时候,林宛央被拦下来了。

    安保人员检查过,那是没有开刃的铜钱剑,狐疑的看了人几眼,放了行。

    姚暮:“好像上次在火车站也是这,你带着这把剑每次都被拦住,以后还是开车方便,要不是我现在有些憷,我就开自己车,哪里要地铁。”

    谢文颖接过话:“耽误点时间而已,我以前也经常被拦住,没什么查清楚就好。”

    姚暮听人这么说,瞬间感兴趣了,笑着问:“小道长你怎么会被拦住,你也带了违禁品?是什么啊?”

    谢文颖看了人一眼没说话。

    他那时当礼仪模特,虽然衣服不暴露,但是对身材是有要求的,包括胸围。

    谢文颖就穿了几层胸衣,看着还像是那么回事。

    遇到开会期间,安检严厉,别人摸过去……这胸怎么这么硬,不太对啊。

    后来知道那是什么,安检员又感叹,这胸怎么会小到约等于没有呢?

    不过长得这么漂亮,没有就没有吧。

    谢文颖自然不会把说出来,他看着一直追问自己的人,冷着脸说:“你兴致挺好,看来已经不担心用厌胜术的人再次找来,我猜他肯定比昨天的东西厉害。”

    姚暮:“……”

    想到昨天那东西,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别人晕车,他突然有点晕地铁。

    谢文颖低头看了眼,皱眉道:“拽我衣服做什么?”

    姚暮放开了手,讪讪一笑:“……这衣服料子摸起来不错。”

    他觉得尴尬,自己是神经紧张之下,这才拽了小道士的衣角。

    姚暮耸了耸肩膀,为了缓解尴尬,开口问:“要给你一只耳机吗?我下载了佛经,网上说驱邪效果好。”

    谢文颖看了人一眼,不紧不慢道:“真有效果,你就不用躲到道观里了。”

    姚暮:“……”

    林宛央从坐下来后,就在看手机,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这边聊崩了,姚暮转过头看着她,忍不住问:“道长你在看什么?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哦,我看看网红道观的布局,以后修葺静和观的时候可以参考,有的规划搞得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有气氛。”林宛央说。

    “这个东西以后也能看,这都火烧眉毛。”

    “我还是觉得修道观比较急。”林宛央头也不抬的说。

    “你没有一点点担心?!”姚暮手心都是汗,脚忍不住的抖。

    林宛央:“担心什么?来的东西,要是长得丑又日天日地,我就直接干掉,要长得可以,能配合交流,愿意被送走就送走,不愿意那我也干掉。”

    她是有原则的人,从来不会为这些烦恼。

    房间里的众人:“……”

    总觉得这话怪怪的,像是哪里不太对。

    “时间到了。”

    谢文颖的话刚落音,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的叩击声在安静的环境里,非常的不和谐。

    那个东西来了。

    除了林宛央,其他人盯着门都心跳开始加速。

    想到敲门的不是人,汗毛竖起来了。

    哪怕有心里建设,还是会害怕。

    那对年轻夫妻捂住了嘴,抱在一起,姚暮受到影响,转过头也想找个人抱着找安全感。

    看到右边的小道士,他……又坐正了身体。

    算了,害怕自己抖一抖好了。

    林宛央的师父懒,十岁就让她一个人出任务了,开始漫长的童工生涯。

    她的体质,还天生招惹这些东西,到了后面经验多了,就会每次尽量把时间缩短。

    毕竟工作完还得回家还得写作业。

    林宛央放下手机,从沙发站了起来,声音淡淡道:“没人给你开门,你要进来就进来,还讲究什么仪式感。”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