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5.第四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防盗章请购买到比例, 请小作者喝个奶茶补脂肪,比心啦啦啦  姚暮深呼吸了口气, 问:“为什么我今年之前, 都没有遇到这些东西。”

    林宛央:“那个老道给你下了厌胜术, 虽然解决了, 但还是有影响。”

    姚暮:“……那是不是我以后一直这样了?”

    林宛央没说话, 一切尽在不言中。

    飞驰的车又开始响起尖叫,惊起了路边睡觉的鸟。

    ———

    四个人还是住上次那家酒店,开了两间套间。

    姚暮不敢一个人睡,抱着枕头硬生生的挤在师兄弟的中间。

    他把一半脸藏在被子里, 感叹道:“太受到欢迎也不好。”

    宝心舔了下下嘴唇:“哥,他们看你的样子, 就像是我每次看到大汉堡。”

    谢文颖努力憋住笑。

    姚暮:“……”

    他默默的把整个头都藏到了被子里。

    第二天早上,四个人吃了早餐就回了道观。

    餐厅的经理对不久前来过的几个人,很有印象,第一反应赶快通知厨房备货要增加了。

    姚暮思前想后, 还是道观最安全。

    他今天终于得空, 把之前承诺的三十万通过银行转给了林宛央。

    然后他决定最近都住道观。

    这边空气新鲜挺好,他已经通知了移动公司过来装网络,又在订了电脑和七七八八的日用品。

    大有长久待下去的准备。

    姚暮花了两天办完了这些, 郑重的通知大家,以后他就是在道观修行的居士了。

    请叫他‘姚居士’。

    谢文颖每天早上五点开始早课, 这几天姚暮也准时起床了, 挤在他旁边念经。

    谢文颖想了想, 没有说人什么。

    反正一时新鲜,也坚持多久。

    两个人做完早课出来,就看到掌门换了身衣服要外出。

    林宛央对上询问的视线,说:“我等下去看看邻居在不在,我们现在有四十多万,如果手续能顺利办下来,下个月就能动工修路,后期再添一点应该差不多。”

    这事宜早不宜迟,得快点提上行程,工程款能边赚边修路。

    不过修路肯定动静不小,一定会打搅到人,所以要事先和邻居打个招呼。

    对方离群索居,搬到山上住本来就求静。

    林宛央和那屋主见过两面,她对人印象不错,应该是好打交道的。

    姚暮问:“要不要我们陪你去?”

    林宛央:“又不是去打群架,我一个人够了。”

    姚暮想想也是,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看林掌门。

    ————

    林宛央站在门口按了铃,等了半分钟没人出来,她又按了一次,刚在猜想可能是不在家,就看到黑衣黑裤的男人走了出来。

    宋章引拉开了铁门:“请进吧。”

    林宛央怔了下,开口问:“那个,您不问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找我自然有事。”

    好吧,林宛央耸了下肩,跟着人走了进去。

    她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太像坏人。

    偌大的房子就再没有其他人,空荡而寂静,感觉缺少了些生机,也没生活的痕迹。

    两个人到偏厅坐下来,宋章引给客人倒了杯水,坐在了对面。

    林宛央说了谢谢,端起杯子喝了口,这才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宋章引沉默几秒,说:“修路的想法挺好,不会影响我什么,你放心。”

    林宛央:“谢谢先生的谅解,如果您有空可以来道观看看。”

    顿了下,林宛央拿出了一个护身符:“可能你不信这个,不过送给你,戴着能保平安。”

    “我的名字,宋章引。”男人伸手接了过来,转头走到了旁边的书房。

    林宛央默念了一遍对方名字,心道人就这么走了?

    大约十几秒,宋章引从房间走了回来。

    他坐下来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人。

    “给你的回礼。”

    林宛央接过来,这是一个玉符,大约半个巴掌大小,玉的成色普通,雕刻着饕餮纹却很精细。

    上面写着‘天雷’,翻过来后面是‘不但千金’四个字。

    林宛央能看得出这是古物件,或许是法器也不一定。

    “太贵重我不能要。”

    宋章引:“我收了你的符,回礼是应该,这个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不如给能用到的人。”

    林宛央:“你这么说,我还是不能要。”

    宋章引:“那就暂时放在你那里,说不定以后我有事求你,而且我送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来的。”

    “那好吧,你有事情一定要来找我。”林宛央四处看了下,又问:“这里就你一个人住?”

    “我来这边静养,不喜欢有其他人。”

    “这样啊……”

    两个人聊了会儿,林宛央起身告辞。

    宋章引送对方到门口,两个人站得很近,林宛央又闻都了对方身上的冷香。

    她总觉得从前也闻到过,不过在哪里又想不起来。

    转眼一想,也许那种熟悉感是错觉。

    林宛央走了几步,回过头又说:“你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上面道观找我们。”

    “好。”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该多无聊。

    但是对方身上没有寂寞,反而有种生来的清冷。

    让人感觉他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如果要形容,就是不接地气。

    不过她确定对方是人,不是什么鬼祟没错。

    真是个奇怪的邻居。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