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8章殿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因大雪笼城,申正【下午四点】刚过,太和殿内就点燃了灯火,烛光摇曳,一张张肃穆面孔更显得阴晴难定。

    这时一名卫士匆匆金殿禀报,说是大理寺少卿孙绍宗护送太子入宫,如今已经到了午门外。

    太上皇将茶盏递给一旁的老宦,难掩倦意的下令道:“开中门,迎太孙入宫。”

    旁边两个中年宦官立刻齐声吆喝:

    “太上皇有旨,开中门,迎太孙入宫~!”

    午门正中的大门,除了皇帝和大婚当日的皇后可以通过之外,就只有殿试三甲头名能获此殊荣,

    此刻太上皇宣布‘开中门迎太孙’,便昭示着了太孙即将绍集大统之位。

    当两道尘封多日的大门缓缓开启,孙绍宗猛地一抖缰绳,架车直入禁中。

    将马车停在殿门外,披麻戴孝的太孙在母妃搀扶下居中拾阶而上,孙绍宗则是后面亦步亦趋的跟随。

    等到了殿内,孙绍宗偷眼扫量左右,却见六部九卿一个个泥胎木塑般,阴阴沉沉的仿似到了阴曹地府。

    太孙显然受到了这种气氛影响,抓紧太子妃的柔荑,单薄的身子也不自觉靠了上去。

    孙绍宗见状心下不由得暗捏了把汗,生怕他慌张之余,会忘记自己的叮咛交代。

    却说到了大殿正中,太子妃刚拉着太孙跪倒参拜,太上皇就连声道:“快、快把太孙带到朕跟前来!”

    两个传话的太监忙小跑着上前,把太孙抱给了太上皇。

    太上皇将太孙放在两腿中间,摸着他的脑袋叹道:“这苦命的孩子,莫怕、莫怕,以后有曾祖父为你做主,谁也别想欺辱你们孤儿寡母!”

    说着,又示意太监们搬来个绣敦,摆在龙椅右手边让太子妃落座。

    等这一切都尘埃落定,太上皇这才发现大殿中央还跪着个孙绍宗,于是朗声问:“孙卿,逃出宫去的两名妃子可曾找到?”

    “尚未找到。”

    “既如此,卿可先行退下,尽心办好此事。”

    可孙绍宗得了旨意,却并未起身告退,反而叩首道:“臣斗胆乞问陛下,弑君的忠顺王现在何处,又何时才能明正典刑?”

    这话一出,殿内的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太子、皇帝先后去世,太上皇顺理成章的回到了权力中枢,这次召集群臣名为商议,实则口含天宪乾纲独断。

    众文武重臣都是谨言慎行以对,偏孙绍宗一个来‘蹭会’的小小少卿,竟敢当面诘问于他!

    太上皇脸上的慈爱顿时烟消云散,盯着孙绍宗端详半晌,忽的以袖掩面,哀声道:“朕古稀之年却连丧两子,已是五内俱焚肝肠寸断痛,实在受不得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说罢,竟哽咽起来。

    “大胆孙绍宗!”

    哭声刚起,斜下里就跳出了太常寺卿李晟,就听他怒喝道:“此天家事,你何许人也,有什么资格过问?”

    跟着,又屈膝跪倒:“万望太上皇保重龙体。”

    他这一跪,旁边众文物自然不能没有表示,忙也纷纷跪倒请求太上皇保重龙体。

    堂堂太上皇不讲礼法,偏哭诉起了老来丧子的凄凉悲伤,再加上个太常寺卿敲边鼓,身为臣下怎好再问、又怎敢再问?

    “太常此言差矣。”

    不过孙绍宗还是肃然道:“此天家事,更是天下事!太上皇舔犊情深,臣亦感铭五内,但陛下尸骨未寒,太子尚待安葬,若任由弑君之贼苟活于世,又怎能告慰陛下、太子的在天之灵?!”

    “唉、朕又何尝不知?”

    话音未落,就听太上皇长叹一声,扬天垂泪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若皇帝和太子地下有知,也只怨朕一人便罢——朕意已决,无需……”

    “咳咳、咳咳咳!”

    太上皇正准备彻底隔绝言路,冷不防下面孙绍宗剧烈的咳嗽起来,直咳的大殿里回音荡荡。

    “大胆孙绍宗!”

    太常寺卿李晟立刻又跳了起来,指着孙绍宗喝道:“你怎敢在殿前失仪?这三番五次搅闹朝议,究竟意欲何为?!”

    他这里义正言辞的呵斥,却见孙绍宗挺直了脊梁,压根也不瞧自己一眼,反而望向御阶之上。

    他心下暗骂一声:果然是年少得志便猖狂,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正想再往孙绍宗头上安些罪名,不成想就在此时,身后又有人开口道:“请太上皇处死弑君逆贼!”

    除了孙绍宗这不知死活的愣头青,竟还有别人敢冒犯太上皇的龙威?

    李晟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回头,却见一众文武也都诧异的昂起头,望向了御阶之上。

    而就在御阶之上,原本被太上皇揽在怀里的太孙,不知何时已经挣脱出来,小大人似的跪倒在太上皇脚下,背对着众文武再一次开口请求:“请太上皇处死弑君逆贼!”

    这……

    李晟顿时哑火了,他敢在殿上呵斥孙绍宗,却哪敢直斥即将登基的储君?

    而这时太子妃也上前跪诉:“孙媳也乞望太上皇能处死弑君逆贼,以告慰陛下、太子的在天之灵!”

    太上皇这下也有些下不来台,他是万没有想到,自己视为彀中物五岁幼童,竟会主动向自己发难。

    这太子妃也同样不是个省油的灯。

    但最让他不能容忍的,还是大理寺少卿孙绍宗!

    虽然早就知道他与太子过从甚密,可却没想到他对太子妃和素来不受重视的太孙,也有这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