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9章 易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昨儿写了些,发现太婆妈啰嗦,搞得没法结尾了,最后就没发出来,今儿重写了4000+】

    广德十六年正月初六,皇帝大行,太孙继位,改元隆安。

    因太上皇悲伤过度一病不起,故朝议由皇后、太子妃监国,垂帘听政。

    隆安元年三月二十四,先皇下葬,举国除丧。

    四月初一,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前三品威烈将军贾珍与长子贾蓉亦在其列。

    至此,这父子二人已羁押近半年光景,当他们并肩步出刑部大牢后,见到久违的朝阳、市井时,禁不住在街头相拥而泣。

    哭罢多时,贾珍、贾蓉才在周瑞的劝说下上了马车。

    等在荣国府见到族叔贾政,自又是一番欢聚慨叹。

    之后贾政在荣禧堂摆下洗尘宴,席间问起贾赦来,才晓得他不在大赦之列——其实是王熙凤恼他无耻,刻意交代孙绍宗不要搭救。

    这顿酒从巳正【上午十点】直喝到未正【下午两点】,父子二人都喝的酩酊大醉,待到贾珍酒醒时早已月至当空。

    他头疼欲裂从床上爬起来,浑浑噩噩的还当是在牢里,还准备低三下四的向狱卒讨碗水喝。

    直到下地行出几步,贾珍才猛地记起是在家中,于是满脸的谦卑讨好顿时化作一声怒喝:“人呢?都特娘死哪去了?!”

    说着,转头踉跄几步,一头扎回了床上,将靴子胡乱蹬脱。

    这时就听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紧接着有人举着蜡烛凑到床前,轻声道:“老爷可是醒了?”

    “嗯。”

    贾珍趴在床上动都不动,含糊的应了声,又喝道:“你腿折了不成?怎么这么半天才过来!去、去给爷端碗醒酒汤来!”

    来人应了,转过身点燃灯架上的蜡烛,又匆匆去了外面,却是许久才端了碗半热的温汤过来。

    贾珍早等的不耐,骂骂咧咧的翻了个身,看清楚来人的相貌时,却是不由得一愣,脱口问道:“你是何人?!”

    来人闻言身子一僵,捧着温汤讷讷道:“老爷,我……我是芳儿啊。”

    说着,委屈眼泪就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贾珍听到这名字,才记起这是家中旧妾,因年老色衰惹人厌烦,倒有数年不曾见过了,故而才一时没有认出来。

    当下拧着眉头问:“怎的是你在这里伺候?堂屋里当值的茉香和莺媞呢?尤氏又在何处?”

    “这……”

    自称芳儿的老妾紧抿了下嘴,跳过头一个问题,道:“西府二奶奶也放出来了,邀太太过去喝洗尘酒,不过天都这般时辰,想必也该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话音未落就听脚步声渐近,紧接着门帘一挑,尤氏自外面走了进来。

    “你还知道回来?!”

    见她粉面微红眉眼带笑,显是宾主尽欢,贾珍心下愈发不快,从床上翻身坐起,劈头盖脸的喝骂道:“不去牢里接爷也还罢了,这一整日竟也不见你露面,就只留个老妇在旁……”

    “老妇又如何?”

    不想一贯逆来顺受的尤氏,这回却不肯任他呵斥,夹枪带棒的冷笑道:“若不是她还念着自小服侍你的情分,只怕你醉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你这贱婢是要反了不成?!”

    贾珍气得暴跳如雷,点指着向前逼来。

    毕竟是积威已久,见他须发皆张的样子,尤氏不由得节节败退,一手扯住帘子正想夺门而逃,却见贾珍捂着脑袋向后踉跄两步,又扑通跌坐回了脚踏上。

    尤氏胆子顿时又壮了起来,想起自己刚才和王熙凤商量好的事儿,便沉着脸从隔壁翻出一本账册来,狠狠丢进贾珍怀里,冷笑道:“老爷当我爱在人家面前奴颜婢膝的?可要是再得罪了那凤辣子,你怕不是没人管,而是连吃喝都要发愁了!”

    贾珍骨子里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更何况刚在牢里受了半年管教。

    此时见素来乖巧的妻子这般豪横,心下就先虚了几分,一边胡乱翻开那账册,一边色厉内荏的道:“爷这酒还没醒呢,你拿个账本出来作什么?”

    “自是给爷醒酒用的!”

    尤氏哂笑道:“好叫老爷知道,咱家的下人已经散了个干净,贾蔷卷了两个戏子私奔不说,便您那些小妾们也都各寻生路去了……”

    “什么?!”

    贾珍听了这话,倒真减了几分醉意,瞠目结舌的质问道:“你怎么敢、怎么敢……”

    “她们自己要走,跟我可没干系。”

    尤氏翻了个白眼,指着那账册道:“老爷还是先看看账本吧,那一个个身娇体贵的,还能跟着咱们挨冷受饿不成?”

    贾珍这才开始认真翻看,只是他宿醉未消,平时又做惯了撒手掌柜,仓促间哪里看得明白?

    故而尤氏最后还是帮他做了总结。

    自从宁国府被查抄以来,不说是家徒四壁,却也好不到哪去。

    余下那一点点的浮财,如何养的起五六百口吃喝嚼用?

    才半月功夫就钱粮告罄,只能一边遣散仆人,一边向荣国府求助。

    可荣国府现如今也是大不如前,本就在正节衣缩食减少开支,给宁国府救救急还成,要维持贾珍、贾蓉的妻妾继续过穷奢极欲的日子,却是绝无可能。

    再加上尤氏有意克**迫,没几月功夫,连贾蓉的续弦胡氏都耐不住清贫,逃出府去同几个纨绔子弟厮混——这说来还是当初贾珍、贾蓉帮着铺的门路。

    到如今,家中只余下尤氏和芳儿不说,还倒欠了荣国府不少银子,虽说以两家的关系,荣国府未必会讨要,可这样也绝不是长久之计。

    了解完自家现状,贾珍脸上血色都褪去几分,瘫坐在床头反复嘟囔:“何至如此、何至如此……”

    半年牢狱,他本就憔悴了不少,之前仗着酒意还有几分精气神,现下这一颓然,愈发显得未老先衰。

    尤氏见状心下非但没有半分怜悯同情,反倒满满都是快慰和鄙夷,然后顺势又泼了一盆冷水上去:“我方才听凤辣子和政婶子说,他家为了补赦大爷留下的窟窿,怕是要开始变卖家产了——这节骨眼我可不好意思再打秋风,老爷最好赶紧想法子,别到最后连亲戚都做不得。”

    贾珍越发的颓了,看看怀里的账本,再看看横眉冷目的尤氏,忍不住长吁短叹道:“这急切间,爷上哪儿想辙去?”

    又抱着侥幸道:“再说了,西府虽也成了破落户,可好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