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1.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国茂一醒来觉得头脑特别的清楚, 他还明明白白地记得自己为了捉假山上的五彩大蝴蝶才跌了下去的, 无怪二少奶奶一直告诫自己不许爬假山, 原来摔了真很疼。

    他才要哭听二少奶奶焦急地道:“赶紧拿春凳把二少爷抬回二房,再禀告太太请大夫给二少爷看看。”

    看大夫不好,要吃苦苦的药, 赵国茂将哭意收了回去,告诉她, “其实我没事儿, 是做了好长的梦。”

    “原来二少爷醒了!”二少奶奶笑了, 说着上前仔细从头到脚地摸了摸,“好像没跌到哪里,大夫不必请了。”

    奶妈白氏说:“大夫还是请了吧。”

    二少奶奶点了点头,“也好, 让大夫看看也放心。”

    白氏摇摇头,“我是想让大夫帮你看看, 刚刚二少爷其实没摔着,倒是你被撞到在石头上了, 说不定受了伤呢。”

    “我没事儿, 哪里那样金贵, 碰一下要看大夫呢。”二少奶奶笑着要起身,可竟一时没起来,不觉得“哎呦”了一声。

    白氏知道她定是伤着了,虽心疼二少爷,但也免不了说:“你也心太实了,二少爷多高多胖,你这样瘦小的人竟去接他,可不是受了伤!”

    二少奶奶吸了一口气,硬撑着站了起来,“都是我没看住他,让他上了假山,真要直接跌到青石板上哪里了得。”

    赵国茂看她明明疼得很却还是硬咧着嘴笑着,心里也难受起来了,她对自己真好,什么时候都照顾自己,一时不知应该怎么说,又大声告诉她,“我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好多好多人和事!”

    二少奶奶拉了他的手哄着说:“今天我们二少爷竟出息了呢,还知道做梦了。”

    白氏也笑了,“二少爷真做梦了?是不是梦到一只大花蝴蝶呀?”

    “不是的,不是的!”赵国茂觉出了她们根本不相信自己,急了起来,“我真做了梦,梦到了夷人、雁腿、舍身崖、喜姐儿、高峻……”

    白氏看着婉儿,“二少爷不是撞了鬼神了吧?怎么说起了莫名其妙的话?”

    婉儿也一头雾水,“二少爷怎么能想到夷人呢?喜姐儿是我娘家表姐的名字,二少爷从没见过呀?再有什么雁腿、舍身崖、高峻?我竟没听过。”

    “高峻是我们太太娘家妹妹的儿子,少爷见过几次的,也许记住了名字。”白氏疑惑地道:“可是我带了二少爷快二十年了,从没听过雁腿和舍身崖呀!”

    两人商量着,一同给赵国茂拍了拍身上的灰,一边一个拉着手,“二少爷,乖乖的,我们先回屋里,有桂花糕呢!”

    赵国茂不急着要吃桂花糕。他想将自己的梦说出来,明明那些事仿佛都在眼前,可是他一时说不明白,而她们看起来也不想听,于是拧在那里不走,反正这两个人也拉不动他,“你们听我说,我真做了梦了!”

    二少奶奶和白氏异口同声温和地说:“我们知道了,二少爷做了梦了,梦到了夷人、雁腿、舍身崖、喜姐儿和高峻了。现在乖乖地回房吃桂花糕吧。”

    赵国茂生气了,他用力一扭身子,“我不走!”

    “国茂,你又不听话爬假山!”赵太太扶着丫头走了过来,“要不是婉儿接着早把你摔坏了!”

    赵国茂见了娘,心里又难受了,除了二少奶奶,对自己好的还有娘,她对自己比大哥和三弟都好,记得那时候她不行了,还放心不下自己,拉着二少奶奶的手再三嘱咐呢。因此扑上去说:“娘,我做了一个梦,好长好长,可是二少奶奶她们都不信!”

    赵太太被二儿子扑了个趄趔,好在身后丫头婆子们多,一起扶住了她,可她也不理儿子,却转向了二少奶奶,冷下脸问:“是你挑唆他叫你二少奶奶的吧?”

    二少奶奶也满脸惊讶,“没有,我从没教我二少爷叫我二少奶奶,再说我也从没想过呀!”

    白氏便上前道:“太太,刚刚二少爷说了好几个稀奇的词,我和婉儿都奇怪呢,他又叫起了二少奶奶,平日并不是这样的,他一直跟着我叫婉儿的。”

    赵太太忖度了一下,白氏是从小把国茂带大的奶妈,倒不至于说谎,宁婉虽然来家里时日不长,但也是个实心肠的孩子,平日也没见她撺掇国茂做什么离格的事,是今天,自己刚好在园子那边,正看到了她不顾一切救了国茂。因此便将此事在心里存了疑,挥手道:“你们先回二房的院子里吧,晚上哄着国茂早点睡。”

    白氏和婉儿赶紧躬身答应了,“太太放心吧,我们回去带二少爷吃了饭,再哄他玩一会儿睡了。”

    赵太太这才转向二儿子,笑道:“乖乖的,回去吃桂花糕吧!”

    赵国茂第一次讨厌了桂花糕,为什么大家都不肯听自己说话,只再三拿桂花糕哄自己呢,自己明明做了那么长的梦,梦到了那么多的事!

    可是他现在也明白了,是再闹下去也没有好结果,娘已经生了二少奶奶的气,虽然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二少奶奶先前是叫婉儿,后来还是娘让自己叫她二少奶奶的呀?当然再后来二少奶奶又让自己叫她表妹,那么自己现在叫她一声表妹?

    可是,他还是明白了现在什么也不说最好,终于乖乖地被白氏和二少奶奶——不,婉儿拉着回了二房的屋子。一路上还听她们在嘀咕,“二少爷是从哪里听了二少奶奶这个词的呢?”

    “我也不知道,”婉儿说:“我真没说过,也没想过,太太给我五百两银子救了我爹,我会对得起她,如今我只一心照顾好二少爷。”

    “我信,我信。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的为人?”白氏说:“二少爷脑子不灵光,太太又不能在眼前盯着,你若是骂他两句打他两下也没有人知道,可是你总是一心一意地对他好。”

    “正是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才不能亏待他呢,”婉儿笑道:“做人总要讲良心。”

    赵国茂又将她们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又在她们的服侍下换了衣裳,接过桂花糕时,他刚要放到嘴里,却突然又拿了回来,递到婉儿嘴边,“你吃!”

    婉儿笑了,“二少爷竟想到了婉儿呢,不过婉儿不吃桂花糕,二少爷自己吃吧。”

    好像婉儿说过许多次她不喜欢吃桂花糕,她还不喜欢吃雁腿,和那个将军一样,最后他们把两个雁腿都给了自己,那雁腿可真香啊!不过她吃什么来着?对了,于是赵国茂拿回了桂花糕说:“有高梁米面的窝窝吗?给婉儿端来一盘。”

    婉儿和白氏哈哈笑了起来,“二少爷怎么知道高粱米面的窝窝呢?那是穷人才吃的,赵家可没有那东西。”

    赵国茂想了想,认真地说:“三家村有,到三家村拿一盘来。”

    婉儿和白氏相互看看,白氏说:“二少爷指定是撞了什么了!园子里花木多,保不准有什么鬼神。正好你识字了,不如翻翻崇书本子,看上面怎么写的?”

    赵国茂见她们找来了一本书,婉儿翻开看了半晌道:“今日是太上老君诞日,宜颂《太上感应篇》。”

    白氏道:“我去找太太要《太上感应篇》,你帮二少爷颂上一篇。”出去一会儿果然拿回了一本书,婉儿打开念颂了起来。

    赵国茂赶紧凑过去,“我也要念!”

    “你不认字,怎么念呀?”

    “那我要认字!”他知道婉儿自到了自己家里开始认字,现在已经能读书看帐了。

    “那好,我教你,你跟着我念。”

    可是认字好没趣呀!赵国茂念了一会儿不想念了,小声问:“婉儿,你觉得认字好玩儿吗?”

    “当然不好玩了,”婉儿笑着说:“所以你不用认了,听着我念行了。”

    “那你为什么要认字呢?”

    “因为认字有用啊!”婉儿扳着手指告诉他,“认了字可以读书明理,可以看帐本,可以抄佛经……”

    对了,婉儿后来学会了做好多好多的事,自己也要向她一样。赵国茂重新坐正了,“我还是跟你一起认字吧!”

    在赵国茂认字认得头昏沉沉的时候,白氏端来了饭菜,“二少爷赶紧来吃吧。”他一摸肚子,果然是饿了,再忍不住坐到桌旁大吃了起来。吃了一会突然想起来,问帮自己挟菜的婉儿,“你怎么不吃呢?”

    “等二少爷吃完了我再吃。”

    婉儿成为二少奶奶之后才和自己一起吃饭呢,赵国茂也想了起来,不禁说:“婉儿早点当二少奶奶有多好呀!”

    不想婉儿沉下脸,认真地叮嘱,“二少爷,以后不许再说二少奶奶什么的了,要么我不给你吃桂花糕了!”

    “我再不吃桂花糕了!”赵国茂说着,见婉儿不高兴了,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