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1.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了,又赶紧加了一句,“我叫你婉儿,不再叫二少奶奶了。”

    “这才乖,”婉儿笑了,挟了菜喂他,“张嘴,吃一口鹿脯。”

    “我要是吃了,你以后跳舍身崖的时候也要带着我一起跳。”

    “什么跳舍身崖?”

    “是一个老和尚带我们过去的,你跟他说了许多话,要把赵家的家财都舍了他,然后跳下去了,我也要跳,老和尚不让,紧紧地拉着我。不过我力气大,还是赢了他,跟着你跳下去了,才在花园里找到你!”

    “原来你真做了奇怪的梦啊,”婉儿笑了,“来,再吃一块萝卜。”

    “你先答应我。”

    “答应什么?”白氏进来了,“婉儿,我看着二少爷,你去吃饭吧。”

    婉儿站了起来,“我吃过了回来,白姨赶紧歇着去吧,小心再犯头风。”

    “我也只能再帮你照顾二少爷几天了,太太已经许我回家荣养,”白氏说:“到时候只你一个可不容易了。”

    “不要紧的,二房有这么多丫头婆子们呢,白姨只管放心。”

    “虽然二房人最多,但哪里有一个真心对二少爷好的,要么太太怎么把你买来了。”白氏说:“你赶紧去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赵国茂便没心思再吃饭了,扔下碗出去,见婉儿正在外间,桌上摆了两碟子小菜,一碗米饭,过去问:“怎么没有高粱米面窝窝?不是让人到三家村拿了?”

    白氏此时也跟着出来了,说:“婉儿并不吃高粱米面窝窝。”

    “不,婉儿吃。”赵国茂很肯定,“她自己说的。”

    “二少爷一定是在做梦时梦到的吧,”婉儿苦笑着说:“我从小天天只吃高粱米面窝窝,早吃够了,哪里还能吃呢?”

    赵国茂躺在床上时,心里有太多太多不明白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对自己的话不放在心上呢?明明她们都对自己很好呀!婉儿为什么会说谎呢?她明明说不吃雁腿只吃高梁米面窝窝的!还有好多好多的事,他全想不清楚!索性他闭上眼睛使劲儿地想啊想。

    “二少爷睡着了?”白氏的声音。

    婉儿轻声回答:“半晌没说话了,应该是睡着了。”

    “我帮你擦了药吧。”

    “白姨,我自己能擦的。”

    “你够不着后背,还是我来吧,”外间传来了悉悉窣窣的声音,白氏忽然惊叫了一声,“怎么青了这样一大片!”

    “白姨小点声,别吵了二少爷。”婉儿轻声说:“并不疼,过两天好了。”

    “哪里能不疼,我又不是没挨过,二少爷从来都是没轻没重的。”

    “他不懂事,我们让让他吧。”

    只有婉儿肯这样让着自己,奶妈悄悄掐过自己,还有喜姐儿,那一次自己将她推倒了之后,她不陪自己玩了,还时常骂自己。只有婉儿不会,她一直对自己好。可是自己真是不懂事吗?大约是的吧,要么为什么自己与别人都不一样呢?赵国茂握起了拳头,“我要变成懂事的人!再不让婉儿受伤了!”

    几个月后,这一天赵太太正在屋里歇着,婉儿带着国茂来了,“前日我与太太说国茂认字了,太太不信,今天请太太当面验看一下,然后给国茂请个先生吧,他如今真地开窍了。”

    白氏回家养病了,国茂那里只剩下婉儿一个得力的,近来自己病歪歪,因此对二儿子倒顾不大上。婉儿再三于自己面前说国茂出息了,赵太太却想起了那天国茂叫二少奶奶的事情,心里更加不信了。

    不想婉儿随手自案上拿了一本书给国茂,“你读给太太听。”

    赵国茂一板一眼地读了出来,虽然会有结巴的地方,但毕竟将大半的字都认了下来。赵太太不信,又换了一本,没想到二儿子还是会读,他竟然真认字了!不由得惊讶地问:“你怎么教会他的?”

    “是我看书的时候他也要跟着认字,然后会了。”婉儿笑着又说:“他还会算帐了呢,前两天太太送去让我看的帐是他帮着算出来的。”

    赵太太自桌上拿了两个蜜桔放到二儿子手里,“我先给你两个,”然后又拿了三个送过去问:“总共是几个?”

    赵国茂将桔子扔回了桌上,“娘,我早说了我已经懂事了,你怎么不信呢!”然后向门口站着的一个管家娘子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那管家娘子回道:“来回节礼的事。”

    “那正好,你把帐目报一报。”

    赵国茂听着管家娘子报的帐,随口算了出来,然后道:“这一次娘总应该信了吧!”自己毕竟已经是成年人了,如今心智健全,学会认字算帐又算什么呢?赵国茂觉得自己真正不同于以往的是懂得人情世故了,比如当时在城墙上,瘸子将军为什么要给婉儿雁腿,而婉儿为什么说她不吃肉只吃高粱米面窝窝,而自己把两个雁腿都吃了是多么的丢人。

    赵太太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半晌颤抖着自头上拨下一只红宝石簪子,“婉儿,给你!我还要再给你一百亩地,再给你爹送几只老山参、几斤燕窝,只要你好好地教国茂!”

    婉儿赶紧摆手推让,“真不是我教导的,是二少爷突然明白事理了!”

    赵太太哪里信?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打小儿脑子烧坏了,也曾请过好几个先生,连一个字也没教会,从一数到十都不成,如今婉儿才来了多久,还不到一年,儿子竟出息了!真是拿什么谢婉儿也不为过,于是她许诺道:“放心吧,将来我会抬你做二少奶奶的!”

    婉儿涨红了脸,“我没有,我真没有想过!”

    早有丫头婆子们上来要帮她将那红宝石簪子插在头上,“你立了大功,太太抬举你,还不赶紧谢谢太太!”

    赵国茂轻轻地皱了皱眉,上前拦住道:“你们别吓到婉儿,让她先回去吧。”说着挥退了众人,坐到了娘的身边,“娘,你要给婉儿田地、补品和首饰,虽然都是应该的,但不如先把她的身契还了。”婉儿如今还是卖在自家为妾呢,名义上低人一等,家里每顿饭菜的份例都比自己差得多了。

    赵太太听了儿子的话,竟有些手足无措,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儿子竟然与正常人一样会想事儿了。她不知不觉问:“你究竟要怎么样呢?”

    “其实我还没想好,”赵国茂摸了摸已经长出了胡子的下巴说:“但我们还是先放了婉儿的身契吧。”

    既然儿子这么说了,赵太太拿出了宁婉的身契,“放了她的身契倒没什么,毕竟立了这么大的功。只是娘还是要告诉你,别看婉儿出身不行,可是她却比你大嫂强多了,甚至你姐姐也比不了她,这孩子不只有本事,心地还特别好,你能娶她当二少奶奶才是你的福气呢!”

    其实婉儿有多好赵国茂比娘还清楚,但他如今已经懂了,许多话是不必说出来的,笑着点头,又道:“娘,你答应给婉儿的东西呢?我来帮她看看,田地可是要写好红契才行的。”

    “你连红契都知道了?”

    “当然知道了,只是我还不会写,”赵国茂说:“婉儿说得对,娘还是找个先生来教教我吧,让婉儿也跟着一起学,我们俩如今都要学本事才行。”

    在赵国藩犯下了一个大错,钱县令一气之下要免了他的典史之职时,赵太太并没有再反对,只是让二儿子赵国茂接替了哥哥。许多知道赵家情形的人都为新典史捏一把汗,当然也有人便想借着赵国茂头脑不灵光为自己谋些利益。可是新典史做起事来却无懈可击,甚至比他那精明的爹还要有本事,没多久便把虎台县上上下下各种的事情打理得十分清楚,便是钱县令有了事也要向他请教才行。

    赵国茂也觉得自己真正成为男子汉了,对于最重要的事情他终于做出决定,“娘,你收婉儿做干女儿吧,以后我们兄妹相称!”

    “婉儿那么好的姑娘家,你为什么不娶?”赵太太道:“我看你明明挺喜欢她的。”二儿子给婉儿的地和铺子都挑了家里最好的,平日对婉儿再用心不过了,吃穿用度都不必说,还在家里给她单独布置了院子,自己以为他要郑重其事地重新娶了宁婉呢。

    自己喜欢婉儿不错,而且若是先前自己不懂事时也一定会抓住婉儿不放,但赵国茂在明白了事理之后又懂得了“情”。

    “情”之一字,其实最为深奥,并不是喜欢的要拿到手,有的时候放手有时比抢来才更是深情。

    婉儿对自己的好,从来都是当自己是她的兄弟,她的孩子。在自己的两段长梦里,她都尽力护着自己,让自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她真正喜欢的人是卢铁石。

    因此赵国茂轻轻一笑,“我已经为婉妹相看好了一门亲事,那是过些日子会调到虎台县的卢副千户。”(83中文 .83.)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