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第 13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防盗设置, 比例不足的话需要到规定时间才能看到~笔芯

    七月的夜还是有些凉得, 霍令仪披着一件外衣,手中握着一盏杜若先前奉来的安神茶…风打过屋中的珠帘传来清脆的声响, 她手掩在红唇上轻轻打了个呵欠,待用完一口茶才低垂着一双凤目看着跪在跟前的人:“我听杜若说你来找过我几回,可是出了什么事?”

    “奴,奴有事要与郡主亲禀。”

    合欢这话说完便又抬了头看了看立在霍令仪身侧的杜若,虽未说话,意思却分明。

    杜若见此忍不住便折了一双眉心。

    霍令仪倒是未说什么, 她把茶盏重新搁于一侧的茶案上, 而后是开了口和杜若说道:“去外头守着。”

    郡主亲自发了话,杜若自然无话可说, 她轻轻应了一声,待又行过一礼才往外走去…帘起帘落,室内很快就没了杜若的身影。霍令仪仍旧坐在贵妃榻上,她的手肘半撑在一旁的扶手上, 一副身姿也显得有几分扶风疏阔的味道:“人都走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合欢闻言心下却还是有些踌躇, 她想着自己所查到的那些事,直到此时还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合欢一直都知道她那个娘和哥哥私下帮着林侧妃做着事, 可她却从未想到他们做得竟然是这样的事!

    这事要是被人发现,不止是她那个娘和哥哥, 就连林侧妃只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她想到这心下忍不住便又生了几分退意, 到底是自己的亲娘亲兄长…难不成她真要置他们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霍令仪一直垂眼看着合欢, 只是合欢自打先前杜若出去便一直弯着一段脖颈,也瞧不见面上是副什么模样。她想到这心下便也跟着动了几分,看来这位合欢的确是发现了什么事,保不准还是一桩大事,若不然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只是究竟是什么事呢?

    她虽然知晓李婆子是林氏的人,前世李婆子倚靠着林氏,连带着合欢和她那个兄长也一路顺遂…因此上回令君出事,她才牵扯了李婆子,又把合欢提拔到了跟前。只不过这私下李婆子究竟在替林氏做什么事,她却是不知情的。

    霍令仪想到这,一双凤目也跟着眯了一顺,她的手微微蜷了几分轻轻敲在茶案上…此时夜色已深,里里外外都是一片静谧,她这敲在茶案上的一声又一声却恍如惊魂鼓一般敲在了合欢的心头上。

    “怎么?”

    霍令仪敲在茶案上的手仍旧未曾收回,她面容微沉,就连声线也跟着低沉了几分:“你这深更半夜的,莫不是来与我闹趣的?”她平素说话虽然没什么情绪,却也从未像此时一般,明明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模样,却仿佛有千军万马的气势朝合欢扑去。

    霍令仪的年岁虽然不大,可该有的气势却从未少过。

    何况经了那一世浮沉,又在李怀瑾的身边待了一年有余,此时她这特意散发出来的气势又岂是一个小丫头可以抵挡得住的?

    合欢原本听着那敲击声本就心惊肉跳,如今听得这一句更是冒起了冷汗,她忙收敛了心神,狠狠咬了牙开口说道:“奴,奴有话要说。”等这话出口,她先前还有些紊乱的心倒是好了不少。

    真出了什么事,她娘和兄长左右也不过是被打一顿赶出府,到得那时她再求一求郡主让她舍了这顿板子…

    郡主如此看重她定然不会落她这个面子的。

    何况跟着林侧妃,他们一家子还是做奴做仆。

    可若是她得了郡主的看重,日后跟着郡主一道嫁去文远侯府…那就什么都不一样了。

    这阵子合欢日也想,夜也想,每每合上眼睛便是柳世子对她笑的模样,若是能做他的枕边人…那她这一世都圆满了。

    合欢想到这,心便又定了几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是跪直了身子朝霍令仪看去,口中是跟着一句:“郡主,奴要告发林侧妃,她利用公中的银子贴补自己的铺子。”这声并不算响,却恍如一道惊雷敲在这寂静的夜色里。

    霍令仪微蜷的指根一顿,就连撑在扶手上的手肘也跟着一僵,她似是未曾听清一般:“你说什么?”

    合欢便又说了一遍,而后是开口说道:“奴也是前些日子才发现的,奴的哥哥原是外院的管事,前些年被侧妃提了位份,如今管着公中的账。这些年,林侧妃遣奴的娘里外跑腿,又让奴的哥哥替她去做这样的事。”

    她这话说完,便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捧于手中高于头顶:“这是奴娘亲的小册子,她记性不好就喜欢把一些大事记在这册子上…奴在她屋子里寻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这桩物,思来想去还是得和您来说一声。”

    霍令仪眼看着那本册子,耳听着她一言一语,她什么话都未曾说,只是面容却还是沉了下来。

    她取过那本册子翻阅起来,李婆子终究不过是个内宅婆子,笔迹不算端正,记着得东西也是模模糊糊的…可有些东西却是看得清的,何时何地,林氏交待了他什么事,她连着翻看下去,越往后翻,面色便又跟着低沉几分。

    等翻看到最后一页——

    霍令仪再抑不住脾气狠狠拍在茶案上,她这力道用得不轻,不仅合欢吓了一跳,就连外头的杜若也只当出了什么事忙打了帘子走了进来。

    杜若是先看了眼屋中,而后才开口问道:“郡主,出了什么事?”

    霍令仪却并未说话,她合了眼等平了心下的气才开口朝合欢问道:“除了这个册子,可还有其他的东西?”

    “没,没了…”

    合欢先前被那一声吓了一跳,此时还未曾回过神来,闻言也只是恍恍惚惚得摇了摇头。

    霍令仪点了点头也未再说话,只是一句:“你先下去吧。”

    “郡主…”

    合欢原本还想帮她的娘和兄长说几句话,只是眼看着塌上之人黑沉的面色,只觉得心中一骇哪里还说得出话?她重新垂了头待又朝人打了一礼,才往外退去…等触到外头的凉意,她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心下也忍不住迟疑起来。

    今次这桩事,她是不是做错了?

    …

    屋中。

    杜若看着阖目的霍令仪,还有那放在案上的册子,心中有疑便问道:“郡主,究竟出了什么事?”

    霍令仪闻言也未曾睁开眼,口中是道:“你自己看吧。”

    “是…”杜若一面说着话,一面是取过册子翻看起来,越往后翻她的面色便越发凝重:“这,林侧妃她…”拿公中银子贴补自己,林侧妃她,她怎么做得出来?这也怪不得郡主先前发这么大的火了。

    霍令仪终于睁开了眼,她看着外头的浮沉夜色,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咱们这位侧妃是想翻了这天啊。”

    连翘听她沉声忙低了头。

    她是真得急了,竟忘记眼前的这个人从来不是个好性子的。她重新敛了神伏跪在地上,口中是道:“奴不敢,奴…”

    她这话还未说全,便又听得林氏开了口:“下仆攀咬侧妃,这可是重罪…何况你以为你说得那些又有多少人会信?”

    林氏这话说完看着连翘打了个颤才又缓和了语气,她半俯下身,手撑在连翘的肩上,喉间是化作一声绵长的叹息,恍若是在替人哀叹一般:“傻丫头,这么多年我待你如何,你也是知晓的…我呀的确是想帮你,可这事老夫人已发了话盖了论,李嬷嬷更是连日子都已择好了,只等着下个月便迎你进门。”

    “我若是帮你,岂不是打了咱们老夫人的脸?”

    “你呀好好拾掇一番把自己嫁过去,那朱管事再不济也是得了老夫人的青眼,日后的前程还大着。你柔顺些多顺着他的心意,男人嘛,你柔一分他也就跟着疼一分…”林氏把话说到这,便又转了个声,平添了几分冷寂:“你乖一些,你那一家子我照旧能替你看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