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03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宋欲雪看招!  于皎恨铁不成钢:“你倒是给我上啊?”

    祝随春这时候怂得像个绿豆眼乌龟王八蛋, 只会缩在壳里:“我又没什么想问啊。算了吧。”

    “哼。”于皎放弃。

    祝随春收到短信, 她打开看, 是祝舒雅发的, 约她中午吃饭,在校门口见。

    “于皎,我今天中午就不跟你吃了。”

    “干嘛呢私奔啊?”于皎八卦笑。

    “我私奔你个头。我姐找我吃饭。”祝随春没给于皎讲过祝舒雅是她姐姐这件事。她对于于皎的性子心知肚明, 这丫头每天24h有36h都奔赴在八卦第一线, 把这事告诉她一个人,就相当于告诉了全世界。

    她当然有把于皎当作好朋友,但每个朋友,似乎都有自己的恰当位置。如果把所有的一切都积压给一个人, 最后反而会适得其反。

    于皎气:“又水我?”

    祝随春叹了口气:“回来给你带脏脏包, 行不行?”

    “耶!富贵万岁!”

    “说了让你别叫我富贵了啊!”

    *

    中午十二点半,祝随春跟民国剧的间谍一样左看右看走到了校门口, 上了祝舒雅的车。

    祝舒雅等了得有十分钟, 眉眼间却有些不耐,食指也不断敲击着方向盘。她像是身边有着浑然天成的气场圈,单是坐在车里,轻缓地抬眸看的模样, 就让祝随春心头一摄。她打小就有点怕这个姐姐。

    “姐。”

    “来了?走吧。”祝舒雅叮嘱她系上安全带,“没和同学提起我吧?”

    “嗯。”祝随春点点头。她有点老鼠见了猫的意外。或者, 要她是奶老虎的话, 那祝舒雅在她心里就是发育成熟攻击迅猛的母老虎。

    祝舒雅倒车, 调转方向:“想吃什么?”

    祝小四摇头, 她最近胃口不如何。

    “那就金鼎轩吧,挺近。”祝舒雅一锤定音。

    接着一路无言。祝小四和祝舒雅的感情不深,她倒是和小哥哥玩的好。俩人小时候经常一起调皮捣蛋。祝舒雅早些年就离开了他们一大家子,跟着爸妈去了别的地方,是长大了又才重新熟络起来。

    俩人坐在餐厅里点菜,祝随春有点拘谨。祝舒雅倒是自在,还和她闲聊起来。家长里短,学业情况,可不知道怎么的,就聊起了宋欲雪。

    祝舒雅夹起菜,漫不经心地说:“你觉得宋老师怎么样?”

    随春刨了两口米饭,“挺好的啊。”

    她很喜欢。

    “姐,你们不是同学吗?”祝舒雅和宋欲雪是同一届这件事,她记得清清楚楚。

    祝舒雅的筷子悬停了一下,“那得多早的事了。这你都清楚?”

    祝小四咧嘴笑起来,虎牙可爱,显得无辜。

    她把锅甩给别人:“班上同学太八卦了。”

    祝舒雅问:“你们还八卦出什么了?”

    “宋老师,好像要结婚了。”祝小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家姐姐的表情,企图捕获什么蛛丝马迹。

    祝舒雅显然不相信,轻笑:“你们都哪儿听来的不靠谱八卦。你宋老师要结婚?”

    祝舒雅的神情实在过于笃定了,随春忍不住补了一句:“真的!和那个萧什么的男人?”

    “萧?”祝舒雅画得精致的弯眉挑起,“萧肖?”

    “对对对!”

    “不可能。”祝舒雅好笑地看着有点激动的表妹,“你们这群小孩,打听八卦就这点本事,以后还怎么做新闻?”

    祝随春瞪圆了眼,“啊?”

    “萧肖啊,可是个gay。”祝舒雅道。

    ——gaygaygay一窝俏丽gaygay!?祝随春的脑子打搅,讲话都已失去了逻辑。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问出“那宋老师怎么会和他结婚”这句话的。

    祝舒雅对于自家小妹提出的八卦全然不信,她看着随春的脸,青春洋溢,充满了蛋白质的痕迹。人总是喜欢在别人身上找寻自己失去的东西。比如她,现在就在祝随春的脸上,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她已经远离校园很多年了,虽然她读过研,但那已经是同大学完全不一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