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3.04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四十三

    祝随春醒来。

    她看了眼四周, 觉得有点眼熟。

    “醒了?”

    她看过去,是宋欲雪。她看上去有点疲倦,眼下还有一些乌青。

    她下意识点点头。

    不对啊,是宋欲雪才奇怪啊!

    宋欲雪把醒酒茶放在她的床边,“醒了就把这个喝了。你的衣服换洗了, 我给你找了套我的就放在一边。你一会看看合适不。”

    “不是。”祝随春脑袋有点晕,“我怎么?”

    “你怎么在这里?”

    祝随春点了点头。

    “你昨晚跟萧肖喝醉了, 我来接你。然后在车上你对我——”

    “啊啊啊!”

    祝随春爆发出一阵尖叫。

    宋欲雪好笑地看着面前缩进被子里的小乌龟, “怎么,敢做不敢当?”

    祝随春摇了摇头, 随即她又意识到,宋欲雪根本看不到她的动作,于是她闷声说, “不是。”

    “那怎么了?”

    宋欲雪好像有着无限耐心。

    “我。”她组织了下措辞,“好丢人啊。”

    “有那么丢人?”

    祝随春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她沉浸在被子下的小世界里, “萧肖居然还吐了我一声, 我, 我的天啊。”

    祝随春的被子冷不丁被掀开, 宋欲雪正趴在她的面前, 眼睛看着她。

    她的眼角已经有些细纹了, 这是女人逃不掉的命运。但那些纹路很美, 像是生命的华裙上唯一真实的宝石。

    她们这样注视着, 好像时空都在这样的目光交接中被割裂开。

    一年, 两年。

    一万年。

    祝随春下意识闭上了眼,她又想到了那个吻。

    宋欲雪看着面前略微嘟着的唇,笑着把醒酒茶端过来,舀了一勺,凑到她的嘴边。

    祝随春感觉到什么的靠近,有点紧张,她在心里下定决心这次如果再被亲她就要问个清楚。

    哪知道靠过来的不是温软的唇瓣,而是冰凉的瓷器。

    再一张口,就是清茶入喉。

    看着祝随春睁开了眼睛,宋欲雪把手里的碗都递到她手上,“拿着,好好喝。”

    “宋老师——”祝随春呆呆地喊。

    “还喊我宋老师?”宋欲雪挑眉。

    “啊?”

    “算了。”宋欲雪作罢,“你喜欢也行。”

    “把茶好好喝了。”她说完就要走出去。

    “不是。”祝随春晕了,她放下茶,伸手去拉宋欲雪的衣袖,“现在到底是?”

    宋欲雪叹了口气。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祝随春点点头。

    “昨天,你跟我告白。”宋欲雪面不红心不跳地说。

    被告白的人若无其事,告白的人脸刷地红了。

    “你别说了。”祝随春小声地说,有点沮丧,“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宋欲雪问。

    “嗯。”她的声音闷闷的。

    “那我不说了。”

    “算了,你还是说吧。”

    “不是知道了?”宋欲雪反问。

    祝随春哼唧两声。

    “你告白,然后我说——”

    “不不不。”祝随春伸手捂住宋欲雪的嘴巴,欲哭无泪,“宋老师,要不你还是别说了。”

    宋欲雪被折腾地没脾气,她心里有点疼惜这小孩。

    得多么自信多么安全感才能这样?

    她扬眉,尽管嘴被她捂住,还是闷着声音说,“你到底要不要我说?”

    “我。”祝随春两个眉毛都要纠结成一个毛球了,“宋老师,我害怕。”

    “你怕什么?”

    祝随春已经松了手。

    宋欲雪谈当地问她,迫使祝随春看着她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怕什么。”

    祝随春在宋欲雪直接的攻势下有点紧张,可那双眼里的沉静和温柔,就像是春风,化开了她表面的那层防备冰雪。

    “你太好了。”祝随春说,“而我——”

    眼看她又要否定自己,宋欲雪叹了口气,佯装生气,“祝随春,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打断了什么?”

    “啊?”祝随春想了想,没想出来,她害怕是什么大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我干嘛了?”

    “你刚刚,不止一次打断了我的告白。”她轻轻地说。

    宋欲雪起身,转身就要走。还坐在床上愣了下的祝随春立马反应过来,凑过去一下抱住宋欲雪的腰。这家伙半边身子还在被子里,另外半边就像个赖皮虫一样,  黏在她身上不撒手。

    “你,我??”祝随春仰头看着宋欲雪,忽然觉得自己有几分口齿不清 。

    “怎么,我的小女朋友?”

    “啊——”

    祝随春的大脑正式宣布当机。

    “不是,你,我,我们。”

    “喝酒喝傻了?”

    祝随春看着宋欲雪脸上的笑,是那么温柔,还带着几分情意。

    “老师。”不对,“宋欲雪。你,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