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入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数珠丸恒次诞生于本丸, 主屋的屋檐下, 那悬挂着的神乐铃发出悦耳的响动。

    十年来的第一声泠响,这座沉寂已久的花丸,再度迎来的新生的刀剑。

    三日月将那刻着番号78, 以及数珠丸恒次刀纹的铃铛取下, 双手俸到爱花面前。

    “为数珠丸戴上吧,爱花。”新月浮现的付丧神凝视那年轻美丽的面庞,想起很多事来,不由微微牵起唇角,笑容逐渐绽放“现在, 我该正式称你为主公了。”

    爱花接过铃铛, 看过上面精致的番号和刀纹, 再看数珠丸那缠绕着佛珠的本体,简约素雅的黛色和白色组成鞘的色系, 刀柄处预留着悬挂铃铛的位置。

    “欢迎来到花丸,数珠丸恒次。”爱花迎接着新生的刀剑,转念想起攻略里的台词“你这初次见面的开场白跟时之政府给的台词有点不一样呢。”

    佛系太刀面带浅笑, 并不细说其中奥妙。

    花丸的刀剑们一片和睦,时之政府的两位联络员默契对视, 孰胜孰负已经了然。

    此刻, 踢馆的两位显得如此格格不入,竹千代拉了拉长姐的衣服, 小声道:“姐……你输了?”

    他无法相信, 在审神者之中一直处于佼佼者地位的长姐, 真的输给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广末百合瞳孔微微放大,显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魔术师、魔术回路……

    “是魔术师的话……”广末百合咬牙,大声道“那你就当魔术师去啊,欧洲那边不是一大堆可以指导魔术师的地方吗?来分审神者这杯羹是怎样?炫耀你的优势?向全世界展现‘来看看,我那么厉害,当魔术师可以,当审神者也行’吗?!”

    迎接新人的爱花和付丧神们停下了交谈,和哉都放下了手机,凝视着忽然失控的审神者。

    广末百合有些头昏脑涨,本是气急败坏地叫骂,可说道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格外无奈的吼叫:“你还在读高中是吧?是学生在上学,那以后稳居社会,考大学当个职员工作赚钱都行……你什么都有了,明明走那条路都行,为什么还要——”

    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的东西?

    当审神者是我唯一会的东西,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可你为什么还要抢走我最后的依仗?

    爱花眨眨眼。

    怪我吗?

    看着失控的审神者,爱花缓缓开口。

    “百合小姐,你是个成熟的审神者了,”爱花道“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你接手过很多个本丸了吧?”

    广末百合抿唇,道:“十七个。”你手中这个本丸,本该是第十八个。

    “那应该接触过不少付丧神,”爱花细算一通“平均每个本丸三个付丧神,也该接认识五十多位刀剑男士了……”

    “说这些事做什么?”百合不耐烦打断。

    “五十多位付丧神,有人在你离职卸任之际,挽留过你吗?”爱花询问。

    “……”女生哽住。

    “你离任之后,有付丧神联系过你,说怀念你做审神者的时光吗?”爱花继续问,看着沉默的对手,她道“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吧?”

    五十多位下属,没有一个位曾认同过她。

    “我虽然没什么管理人员的经验,但我父母有过,他们常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优秀的下属,会主动选择适合自己的上司,这样才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爱花还记得,美穗初为管理层时,晚上有时睡着觉就会接到下属的电话,虽然美梦被打断会让她心情极度糟糕,但这个点联系自己,定是有要紧的急事,美穗还是及时起床回应。

    后来知晓有员工加班时在办公室突发疾病,她连夜出行去探望。那是个销售部的高级管理层,抢救回来后,对方很感激美穗,至今都是美穗的得利助手。

    “这是我外婆的本丸,我童年在此度过,所以付丧神们信任我。如今被他们所委托,说希望我成为审神者,我才愿意前来尝试,因为我不希望辜负他们对我和外婆的信赖。”说这些时,爱花忍不住看向身边的鹤丸国永。

    假如这个家伙没有大半夜跑到自己房间,虽然一句来意都不说,但浑身散发着“我有事想拜托你,但我不好意思说”的气场,陪着自己度过那些日子,自己大概不会定下返回本丸尝试夺回本丸所属权的念头。

    “我之前的十几年基本没接触什么正式训练,所以临时抱佛脚来测试一番,所幸,这次成功了。”没有辜负大家对自己的期待,现在想想,真是太有成就感的一件事了。

    “临时抱佛脚,呵呵,你还真是天才啊。”广末百合语气发酸。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了吧。”爱花耸肩。

    胜负已分,爱花成为审神者之事已成定局。

    和哉解释:“成绩我会上传给时之政府,三日内,会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