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入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内,会有正式聘用合同发给您,及时填写交给我们即可。”

    “好的。”爱花答。

    “我有点好奇,你说是临时抱佛脚,那你的魔术回路是何时开的?”和哉听了爱花和百合的对话,假如真如爱花所说,她之前一直没接受过训练,那开启魔术回路岂不就是这两天里的事?

    爱花眨眨眼,答:“昨晚。”

    站在边上的鹤丸国永下意识点点头:“嗯,昨晚。”

    笑面青江正好在同自己新到本丸的兄长说话,听到这边的对话,跟着问了句:“昨晚?”

    抱着那本记载了各种神奇力量的笔记本的齐木楠雄心中默念:“对,昨晚。”

    那个风儿很喧嚣的夜晚,那个鹤丸国永“夜袭”的夜晚,那个众付丧神吃完火锅烧烤后,满足而睡的夜晚……

    在爱花的小客房里,发生了许多事。

    以下场景由齐木楠雄的“心灵占卜”超能力倾情奉献:

    鹿岛爱花:“鹤丸,脱。”

    鹤丸国永抱胸一脸惊恐向后退:“爱、爱花,你冷静点。”

    孤付丧神寡审神者,月黑风高小房间。

    爱花扯着付丧神纯白的羽织,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

    外婆的笔记本躺在床铺上,展开的页面介绍着魔术回路的基础知识,爱花步步紧逼,鹤丸国永节节败退,直到背靠墙壁,无处可退。

    “你还未成年,我还是……”鹤丸刚要坦白,面前少女大手一挥,外披的羽织惨遭扒光,坠饰的金链子一声脆响,落在不远处的榻榻米上。

    付丧神满脸绝望看向天花板,一副放弃挣扎的模样,见状,爱花“魔爪”伸出,直接捉住鸟系太刀。

    鹤丸国永:弱小、可怜、无助、瑟瑟发抖。

    爱花:就是你了,认命吧!

    小手按在付丧神的胸口,爱花按照笔记上说的,开始行动。

    “同调,UP。”

    脑海里模拟出魔术回路的运行走势,鹿岛爱花闭上双眼,感知鹤丸国永的灵体状态。

    【刚开启魔术回路时,是魔术师对于灵体格外敏感的时刻,此刻很适合用来熟悉自己和外界的灵力,方便日后在魔力剖析时,及时分辨不同物件的灵的状态。】

    若要按照这个方法锻刀,那就要事先熟悉刀剑们的灵。

    眼下,有自动送上门来的付丧神一枚,大半夜的,爱花也没时间找别人,干脆抓过鹤丸国永来做个测试。

    可怜的付丧神满脸隐忍地别过脑袋,同调开始的瞬间,魔术回路展开,灵力与魔术互通,鹤丸只觉得,一股奇妙的感觉从胸口穿过。

    一遍魔力回路走完,爱花和鹤丸同时睁开眼。

    “感觉怎么样?”爱花问。

    “还好……就是有种浑身过电的感觉。”鹤丸国永额前沁出不少汗水。

    爱花点头:“刚才魔术回路连接成功了,不过我现在需要多熟悉熟悉,所以,我们再来一次。”

    鹤丸:“……”

    小手再度按上付丧神的胸口,但这次,却没立刻行动。

    鹤丸等得喉咙发干,不由稍稍睁开眼,虚弱道:“怎么不动了?”

    爱花奇怪地看着付丧神,小心翼翼道:“鹤丸,你忽然飘樱吹雪做什么?”

    一朵朵花瓣飘在卧房里,缓缓落在角落、床上,晃眼地厉害。

    鹤丸:“…………请别再说了。”

    他只是一把单纯的好刀刀,这不应当啊!

    ——回忆结束。

    齐木楠雄觉得,他又一次刷新了世界观。

    数珠丸恒次稍稍理了理耳畔的长发,柔声道:“主公的能力很特别,我原是躺在锻刀池里,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微妙的力量涌入心口,之后就被这力量牵引而来,灵体化形于这座本丸。”

    笑面青江微微一偏头,含笑询问:“微妙的力量?有多微妙?”

    闻言,数珠丸恒次素白的面庞微微闪过一丝薄红,太刀斟酌一下,回答道:“就类似于,浑身过电的感觉吧。”

    “哦——”笑面青江微微睁大眼睛“浑身过电啊。”

    数珠丸的到来给本丸增添了一抹新血,一场竞争上岗结束,爱花还是比较满意这个结果的。

    唯独不怎么和谐的,是那之后,鹤丸国永一见自己便开始逃跑,以及某胁差付丧神,开始了他漫长而持久的骚扰行为。

    笑面青江:“主公,我也想浑身过电一下。”

    爱花:“把上衣捡起来穿好,然后麻溜地滚出我的房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