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1.被抛弃的孩子(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晋江原创网正版首发, 您订阅不足, 请补订或等防盗时间后观看

    林耀北伸手让单静秋留一留, 便打量着新来的这几个小年轻, 收到了介绍信和林建军一板一眼的念经式介绍后,他也算是对这些年轻人有了初步的印象。

    事实上林耀北对接收知青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敬谢不敏, 他依仗着当兵的大哥, 比村里那些人早些听到风声, 对于这股突如其来的浪潮,他时常忧虑如何维系好村庄的安宁。

    大同村和县城不近, 路况也不好, 一直以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相邻的几个村落都被巨大的山脉一同包裹其中, 靠山靠田生存并不差,而比任何地方都要蛮横的宗族主义让这的人都维系着几个大姓生存, 于是县城的风往往吹得没那么快……

    而现在大同村这辆马车会开往什么方向,尚未能知。

    在林耀北看来,这几个突如其来的知青便是会破坏掉大同村宁静的最大因素。

    才刚听说知青要进村,这村子里的人便蠢蠢欲动了起来, 个个恨不得凑到前头插一脚, 生怕错过了个城里媳妇、城里女婿。

    要他说, 城里的日子哪有村子里的好,这些个半大小伙不能顶半个娃娃劳力, 估计都挣不得三个工分, 估计连伙食都要大队里倒贴。

    林耀北笑得爽朗, 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他心里对知青们的不喜,他声音洪亮:“来了就是我们大同村的人!我是大队长林耀北,有什么问题就找我反应,我家就住在这个坡后头,不知道问问村里人!”又好像有点局促,“我眼睛不好使,对不上你们人,你们给介绍介绍自己?让我认识一下?”

    话抛下便露出打量的眼神观望着几个新来的知青。

    李春福一看身边的同伴突然沉默的样子,整了整半天的赶路弄乱的衣裳,清了清嗓子便正色说道:“大队长,我叫李春福,现在十九岁,是从B城来的,我到这来是希望能响应领导人的号召,为未来建设自己!为革命献身!”

    他早就偷偷观望过同行的同伴,让他最不屑地是他听说那对兄弟可是坏分子出身,可不像他那样根正苗红,肯定是跟那些个被拉上街的人一样,一家子没革命觉悟,没有思想悟性才会闹成这么个样子!

    “我叫龚玉枝,我也是B城来的,我,我十六……”龚玉枝头低低,小声接道,卡壳了半天便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在家里没有半点地位,这次下乡也是替她的弟弟顶岗,不向李春福一样是自己做主,要下村帮助别人,她心里不禁对其产生了些许的向往。

    像是他那样的人,可真好啊。

    “我叫孟梦,头一个孟是孟母三迁的孟,第二个梦是林夕梦,也是打B城来,今年十八!”刚刚还在后面大气不接下气的小姑娘突然窜了起来,声音很是清脆动人,说话很快很利落的样子,眉眼明亮。

    孟梦一看龚玉枝说在自己前头瞬间不开心了,毕竟在她看来人贵有自知之明,就龚玉枝那样弯腰低头的样子,她头一个看不过眼。

    孟梦同样是B城大院里出来的一个姑娘,她的母亲是文工团的一枝花,而她从小便是在周围人的不住夸奖下长大的,这回她和家里硬对着干非得出来,无非是因为那不知哪里来的破落户出身的什么革委会的小头头,肚子都有那么大了,还敢想讨她做媳妇。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于是她便瞒着家人报上了下乡的名,就非得不顺着他们不可!

    简江拉着弟弟站起,也道:“我是简江,今年十八,这是我弟弟简淮,今年十三,我们都是来B城……如果有什么做不好的,您可以随时告诉我!”

    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抓着弟弟的手,生怕他因为在这不好的环境里说出些不合时宜的话,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要是才刚来就把人得罪个干净,那以后可咋办。

    但还好,弟弟什么也没说,看来来之前的叮咛嘱咐还是起了作用。

    在后头一直抿着嘴的小青年总算抬起了头,露出了虽然稚嫩已经呈现出俊俏轮廓的脸,声音清亮但听起来性质不高:“我是王晓文,从S城来,今年十六……”

    同行的知青有点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何S城的王晓文怎么会莫名其妙插在他们其中。

    可当下也不是问个究竟的场合,便暂且把疑惑吞回肚子里。

    “静秋你帮着拿下行李,我看这些小姑娘小伙子不太有力气的样子。”林耀北听完介绍,也大概对这几个人有了成算。

    个个看起来都不傻,看来还是要好好斟酌如何处理,这李春福估摸就是大哥说的那些个脑子里只有革别人命的什么兵了,而这个龚玉枝看着没什么主见,孟梦呢,则有点太娇气,两兄弟倒是好管,彼此之间有个牵连,而这个王晓文单这张脸估计又要让村里这些老娘们躁动一番了,可这性子,他摸不准。

    做队长可还真不是个容易事!林耀北如是感叹。

    于是初来乍到的一行人,见识到了大同村新开发出的“特产”——来自石拳头女士的怪力。

    他们先是在心底暗暗撇嘴,对这大同村的村长居然欺负妇女愤慨得很,看林耀北那不打算搭手的样子很是不顺眼,甚至觉得林耀北这是耍什么官僚主义!不贴近民众。

    当然,这也要怪常年种田的农民晒得黑,看不太出来年纪,不然大概他们只会给他扣上一个不擅劳动的帽子。

    先入为主的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此前单静秋拿着的那些个东西究竟有多沉,只是按照他们的思维认定了结果。

    于是便目瞪口呆地看着单静秋凑过来,帮他们把包一个个摘下提溜在了手里,如同拿的是一张纸片一样轻而易举……甚至还随手把简江拉在手里的简淮一把抱起,丝毫不容反抗。

    然后他们便傻愣愣地跟随着她一步两步走到了村里安排的知青点,迷迷茫茫地收拾了起来。

    一直到啃着村里提供的硬邦邦的饼子时一行人才默默地面面相觑,似乎是回了魂般落到了实地。

    ……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全头的力量??到底什么是四全头呢?

    这一夜,知青点的人都睡得很安稳,即使饼子硬得难以下咽,住的地方一点也不舒坦,他们依旧在恍恍惚惚中陷入了深深的梦乡。

    而在他们同饼子奋斗之时,林家正在遭遇一场哑巴逼供大赛。

    单静秋带着二愣子林建军一进屋,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风——是黑旋风。

    杏花羞红了脸,虽然无法从黑色的脸庞中看出她的羞涩,她扑闪着眼,神情向往,便要往单静秋这边扑。

    单静秋太明白杏花现在要干嘛了,为了避免今天晚上的不得安生,立马死道友不死贫道,指了指身后一脸茫然的林建军,便是一个转移话题:“你问你二哥,今天他送人的。”

    于是这晚整个林家的晚饭、休息都围绕在杏花的念念叨叨上。

    杏花:二哥二哥,新来的知青长得好吗?

    林建军:吃饭。

    杏花:二哥,你就告诉我吧,他们都是哪来的?都是城里的吗?他们家住楼房吗?比我们县城好吧!

    林建军:……

    ……

    伴随着声声询问美滋滋入睡的单静秋表示非常满意,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呢。

    不等林雄招呼,便也习以为常的坐下给自己打了碗汤,热汤下肚,就是一个爽字!

    他算是羡慕陈具祖得厉害了,当初一同下放,身子骨都半斤八两,尤其是老陈他这种文质彬彬的人,早就在批-斗中熬坏了身子骨,那时候想着的就是有一天熬一天,要是这村子受那些思想影响还不厉害,还能省两次□□,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那时最大的愿望了。

    但头一回,他们发觉事实的真相还真比他们想的美,这一切要从哪里说起,那应该还是从那次吴浩、冯斌偷偷出去,差点被野猪给撅了的事情说起,也是从那次他们才认识了他们的福星,单妹子。

    单妹子那日救了他们,那头野猪肉可真不少,但他们半点没敢肖想,毕竟以前的苦日子告诉他们明明白白的道理,别想了,好的东西和他们这些“下三滥”的反动分子半点关系都没有,可没想,这村子里的人半点不小气,虽然他们没有工分,但也给他们分了些猪下水,他们半点不会处理,那叫一个又腥又膻,可那却真是他们吃过的久违的美味,酒保饭足,就连陈具祖都有了力气,总算江河日下的身体稍微有了起色。

    在这之后,他们发现大同村和他们之前知道的任何一个村子都大有不同。

    这里的每个孩子都去上学,虽然也学领袖语录,但半点没学城里的那些闹老师的作风,个个乖巧得很,很是尊重老师,他们眼瞅着那些孩子每天还会帮忙收拾学校。

    (学生们:呵呵,你真当石拳头只是在旁边干农活的吗?)

    村子里几乎人人都上扫盲班,虽然在来这之前以为只是普通的农村,应该天天干活,但却每个人主动积极的去上课学习,听说每天回去了自家孩子还主动帮忙家长复习,除了那些五十往上的老人家可能还有几个大字不识,最起码的算个数,念个语录,写个名字都不成问题了,比起那些乡镇里的识字班,像这种也没个文凭,只为了对知识纯粹的热爱去学习的简直难见。

    (村民们:请把我马赛克一下,我们心里有多苦谁知道,我一点也不想学习,一点也不想认字!我只想白天上工晚上回家和婆娘过日子,要不是识字班有某人在,我去都不去!)

    更有甚者,就连村庄里的那些个知青,都个个同他们听说过的不同,他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早听说过外面的那些个知青,很多受不了苦,有的斗他们这种下放派,有的斗村子里的人,有的还斗一起来的知青同伴……为了在村子里好过点或者为一个回村的机会,他们闹出的那些事可一点也不小,但在这村子里,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知青们:我们心里的苦又有谁能知道呢?)

    ……

    现在的大同村在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工分值钱,只要肯干活衣食无忧!林耀西每次到县城里开会都能抬头挺胸丝毫不用畏惧,至于什么村子里人私下流传的村子建设靠石拳头这种传说,他一点儿也不在乎!毕竟实惠他可一点不少拿。

    当初那些个把石拳头当做泼妇的想法现在全没了!只觉得她是大同村的真·福星!

    对于和大同村有些距离的村庄,他们最大的目标成了找个大同村的媳妇/女婿,毕竟在家家户户不算富足的年代,人人有点小存款的大同村早就成了众人向往的目标。

    更别说大同村的人,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女人贤惠,男人疼老婆了!这样的好人家,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

    当然这一切的发生还有属于它们的故事……

    “哥,晚上你回家吃饭吗?还是同陈老师一起吃饭呢?”半掩着的牛棚门被推开,是一对女孩,已经亭亭玉立,身材纤细,两个人都眼神灵动,出落得好似刚盛开的芙蓉花。

    身量稍高些的女孩是单静秋的女儿林玉,眉目同母亲一般有些飒爽,丹凤眼却一点没有什么勾人气,只觉得利落干脆的样子,正往里面打量着。

    身量稍矮的女孩则是林情,还有点儿婴儿肥,眼睛圆圆,看起来很是可爱,睫毛弯弯的样子,一笑让人甜到了心里,跟在林玉后面落落大方,打了个招呼。

    陈具祖一看到他们就想起自家没缘分的小孙女,笑得眼睛都露出了褶子,招呼着她们知道她们得赶回去吃饭,便也舍不得的准备放她们离开。

    可林雄半天不想起来,到让陈具祖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毕竟这林雄平日里最喜欢回家看看书,帮帮妈妈干点活,可不是个躲懒的孩子,今天倒是奇了怪了。

    王念江声音疑惑,忍不住问:“阿雄你今天怎么了?不回家吃吗?”

    看林雄有点尴尬不自在,林情林玉对视一眼,嗤嗤地笑开了。

    林情声音带着笑:“阿雄哥那你晚点再回去吧!”打算给自家堂哥留点面子的她打算扯着姐姐走了,可陈具祖作为前教授,对教育学还是有些了解,担心这老实孩子是不是学坏了,还是叛逆期,很是担心。

    看着陈具祖蹙起的眉头,林玉笑得有点促狭:“老师,你就别为难哥哥啦,他啊,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王念江、陈具祖二人的声音倒是重合在了一起,很是不解的样子。

    林雄自暴自弃地解释,毕竟他也不愿意让老师担心:“好啦,老师我想晚点回家……是因为……”

    咬着牙,他还是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口:“因为我妈在家开妇女联合会教学互助班啦!我感觉好尴尬不习惯的!”

    “哈?”总说自己宠辱不变的陈具祖头一回变了脸色,震惊的神色堪比当初头一回听说石拳头故事时的脸。

    什么妇女联合会教学互助班?

    难道是他见识太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陈具祖,男,最高学府前知名教授,著书无数,在大同村下放过程中,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知识的浅薄。

    像类似“学长和我们秀秀牵手了吗!”、“学长以后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们秀娶过门”……诸如此类的问题还算还招架。

    像是“学长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学长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们秀秀”这种类型的一不小心就送命题简直是走钢丝,看不见的地方,陈文天的背都有点湿了。

    但经历了培训的他自觉自己还是见招拆招很好地回答了问题。

    “学长你现在在外创业,是打算以后留在B城生活吗?可是我们B城的房价有点高呢!”

    方艳茹看着桌子,轻描淡写地砸出炸-弹,她知道别说买房了,就是首付陈文天都掏不出!而金秀珠家里更是半吊子水晃当,她就不信金秀珠她家能接受这么个对象!

    恨不得在心里写个看我看我的大牌子,在她看来,像陈文天这种有点才华没点钱的男人,就应该识相的追求她这样的白富美级人物,去找什么灰姑娘共同奋斗呀!

    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她今天就要告诉陈文天,他找了根“坏木头”!

    她哪知道陈文天的心里才没有这根傍大款的筋,这问题一出,他心里的想法更是南辕北辙。

    陈文天脸色一正,刚刚有些松懈的坐姿立马挺直。

    来了!

    朋友们强调了多次的重点问题——你现在是个没钱没势的穷小子,说什么未来可期都是屁话!女友舍友的那几个娘家人没准就会拷问你一番,你没钱没本事,拿什么去爱自己的女朋友呢?拿梦想?都是空话!一定要展现真心,脚踏实地,实实在在地说!

    不过看来可以和秀珠说一下,这个方艳茹倒是个确实为她考虑的好朋友。

    “现在还在创业期间,公司其实的确还没有产生利润,未来在哪里生活会考虑秀秀的意见。”他说得颇为郑重,一字一句都似乎是斟酌后说出。

    “我也有考虑过之后的生活,其实公司之前还是有产生一些效益,最近看起来发展态势是不太好,如果真的见势不妙,可能就会结束创业。在毕业之前,其实我就有收到一些大学期间合作过的公司的邀请,薪资待遇开的都还算可以,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不会让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