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1.被抛弃的孩子(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会让秀秀吃苦的。”

    掷地有声地话说得坚定,听到的人能从他的言论之间感觉到他的坚定。

    金秀珠的眼已经有些湿润,深深地凝视着身边的人。

    曾经经历姐姐玲珠和对门邻居家青梅竹马二十年最后却因为家境分开的故事。

    自那时起她就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如果爱一个人,一定要一直一直地守护着他,一直一直地爱着他。

    就像小时候看电视剧时的那句婚礼誓言。

    “无论贫穷富贵。”

    为了调节气氛,真素素连忙作出受不了了表情,“太肉麻了太肉麻了!秀恩爱的来了!”

    毫不识相的徐立斌傻乎乎地跟着鼓了鼓掌,被气得掩饰不住的表情狠狠地甩了个眼刀。

    她要知道这男人这么没眼色宁愿自己叫个车都不会叫他来!

    她气得话都不想多说,就想匆匆结束这场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饭局。

    方艳茹收拾了下包,轻声细语地说道:“对了,还要多谢学长今天请我们吃大餐,毕竟我们都是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还在吃家里的,喝家里的,不像学长已经出来工作,今天蹭了学长的饭以后再还给学长。”

    语调温柔似是无意。

    “我……我不是和你们说好了我请客嘛!”金秀珠登时有些生气,站起来压住打算掏包付钱的陈文天。

    她真的搞不懂,她是哪里得罪了方艳茹,随便算算今晚点的菜打底要一万,就算陈文天是真有钱她也不可能让他这么被欺负啊!

    “哎哟,我听说过一个故事,叫打肿脸冲胖子,不知道你们听过吗?”方艳茹声音带笑。

    金秀珠是向来不擅长吵架的,此时气的握紧拳头,却说不出难听话:“我有钱!”

    “哈?你有钱?”方艳茹听着这滑稽的话立即笑了,“四年舍友我倒是真没听说过你家有钱!对了对了,我看新闻说现在校园贷、裸贷,那些个失足女大学生可多了,你不会是……”

    她这下打了彻底撕破脸的心,从大学刚入学,她就看不惯金秀珠的假清高,什么天天回家帮母亲干活什么的,什么年头了,谁信?

    她变着法在宿舍里秀的那些个东西金秀珠居然一个也不羡慕!明明她哪里都比她更强!

    结果最后,她找了个二世祖男朋友,金秀珠居然把当初她颇有好感的学长泡到了手。

    要是她的这些个想法让金秀珠知道了,金秀珠也只会是一脸懵逼。

    刚入大学便遭遇父亲重病过世、家道中落,母亲和姐姐勉力维系家庭的她,哪里还有精力去追捧那些奢侈品,生活还是忧虑的当下,难道会有人去追求什么精致吗?

    天天回家干活这种习以为常的是也会被人当做假清高、假惺惺,她恐怕也只能无奈扶额了。

    可她当下并不知道,她只觉得满心委屈,不知四年的舍友怎么突然成了这般模样。

    陈文天笑得温和:“好了好了,咱们不吵了,没事呀,今天就是准备好我请客的嘛!”

    这下他倒是看清原来秀珠这舍友,叫方什么的这个根本不安好心了,心里暗暗猜测,难道是受人之托帮忙追求秀珠,所以才这么干打算拆散他们。

    说起来这厅里倒是有一个嫌疑人……

    他狐疑的眼神不时看向了坐在旁边看起来很是淡定的徐立斌。

    不过这时候也没空去追究嫌疑人了。

    他手指下意识摩挲了下钱包,还好工作几年多少还是有个几万的存款,更别提从合伙人那里敲竹杠拿来的。

    “没事刷我的卡。”从包里拿出卡递给了站在旁边无所适从的服务员,轻轻地压住想要拿卡的女友。

    爽快,不小气完成。

    计划通表示十分满意。

    方艳茹这下心里那些旖旎想法倒是清空得干净了,只觉得眼前这曾经追求着的学长就像那些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一样,庸俗、不堪。

    她环着手冷眼看着。

    她倒要看看就这么吃掉一两万,心疼不心疼!

    别是人前装面子人后哭!

    “等等!”金秀珠喊住要走出去的服务员,犹豫了下正欲说出话。

    “诶,二小姐,你怎么回来了不说一声呢?”从屏风那侧窜出一个人影,是金秋小炒的老员工刘大叔,负责帮忙店里的一些力气活,以前是后厨。

    刘大叔笑得讨好,好像这箭弩拔张的气氛不存在似的:“哎哟,小张!”他突然发现小张手里的卡,拿了过来递回到秀珠的手里,回头说着对方,“你怎么能拿二小姐的卡呢!这么没有眼力见,这是咱们二小姐!”

    “不好意思啊二小姐,这小张新来的,不认识您!”

    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套组合拳搞得一脸懵,金秀珠如同梦游般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这……什么二小姐,这平时刘叔不都叫自己秀秀吗……?

    “对了小姐,夫人在包厢招呼人,她不知道你来了,要不要喊夫人下来一下?”刘大叔似乎是突然想起又问了问。

    金秀珠一侧头看到听到“夫人”二字身体明显一僵的学长,只觉得十分尴尬。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我错了,还是世界错了?

    “不用了……”秀珠声音呆呆,“我晚上还有事,我先带同学回去了,就不打扰妈妈了……”

    然后扯上学长、真素素和黄晓萍便往外飞速离开。

    天知道,她只是想介绍个同学给学长认识,如果给老妈知道了……

    一切应接不暇,方艳茹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只剩下徐立斌。

    她气得很,万万没想到这金秀珠很是会瞒,居然家里还开着这么个厉害的私房菜馆。

    拿她平时装个啥穷?

    看到还站着似乎是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刘大叔和服务员,恶狠狠地回了句:“看什么看!”便连徐立斌也不顾飞速离开了。

    人刚离开,单静秋便轻轻地收回压住玲珠的手拉着她从屏风的另一侧探了出来。

    刘大叔眉飞色舞:“怎么样,小单,我这演技不错吧!”

    单静秋立马回了个大拇指以示鼓励。

    玲珠看着眼前妈妈和刘大叔的这番表演,无奈极了。

    “你们到底是搞什么?”

    单静秋清了清嗓说:“哎呀,你就不懂了,电视剧里面这种都是经典的情节,你看前几天播的那出《灰姑娘的水晶鞋》里面,主人公他就是这样,别人都以为他没钱的时候,他就要甩出一百张大钞!”

    “就是这样才能让我们秀秀有面子!”

    她自己倒是很满意,毕竟进入轮回世界前沉迷小说的她心里掌握了一万个经典打脸情节,要不是刚刚秀珠跑得快,她可还准备了更经典的妈妈出场篇、服务员——虽然只有两个,在门口列队大喊小姐再见篇……等等等等。

    当然,这其中多少有点她的恶趣味便不与人说了。

    玲珠看着越发孩子气的妈妈想了想,两者相较取其轻,还好……就妹妹跑得快,没有被刘大叔、小张排队在门口大喊小姐慢走……

    不然她想,妹妹一定会心如死灰的。

    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场大戏,她扯扯嘴角笑不出来。

    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发展之后再看眼前现在恨不得直接在地上打滚的老妇人,她只觉得分外的讽刺。

    在她的人生中,类似这样的极品只在网络上的818或者吐槽中看过,她哪里想过真正面对着这一切会是如何。

    如果说起原身的经历,那么只能用惨字来形容。

    但是如果说无辜吗?却也许会得到一个否认的答案。

    有句话叫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正是原身的最佳写照。

    在个世界的主线故事如果写成一本书大概会变成很多单静秋熟悉的标题,例如什么《七零年代的好日子》《回到七十年代找兵哥》诸如此类的题目。

    看到这应该都能明白,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年代文。故事的主角林情魂穿六十年代末出生在大同村的同名小女孩林情身上,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获得了兵哥哥的真爱,从此之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的美好故事。

    而原身呢?

    她的一大家子则是故事中占据了大篇幅的“极品亲戚”,行走的故事背景板。

    大同村是C省同山县李子沟里的一个村庄,村中的人大多为从祖上迁徙而至,世世代代在此。而如同很多传统的村庄一样,在大同村里聚居着的三个大姓分别是林、李、孙。

    原身则是从另外一个山头外的大兴村里嫁到这的。

    在故事中,提到原身的部分用了这样的一个词——奇葩,再恰当不过了。

    当女主魂穿到此地的小女孩时,如同很多年代文中写到的,发觉她有着一家子极品亲戚。

    女主林情的奶奶名叫孙金花,掌握着林耀西一家的财政大权,是典型的偏心妈,养育着三子二女的她却偏心到极点,她刚同丈夫林耀西成婚没多久,便接连在最艰苦的日子里生下了老大林建国、老二林建军和大女儿林桃花,经历了贫困艰苦的五年之后,生下了双胞胎,小儿子林建党、小女儿林杏花。

    有着三子二女的她却满脑子只有着小儿子小女儿,恨不得掏空其他孩子的家产贴补她。

    为什么?

    很简单,孙金花是个彻头彻尾的迷信人。

    日子过得太苦的孙金花当年捧着写着先出生的建国、建军、桃花生辰八字的红纸条,捏着攒了许久的钱跑到那时在县城里出了名的王瞎子那算起了命,毕竟日子太苦,她几乎快撑不下去,不靠点迷信的说法,她几乎是无法面对一家子嗷嗷待哺的孩子和贫困得几乎没有头的家境。

    王瞎子斩钉截铁地对孙金花下了定论,她现在生下的几个孩子都不是孝顺命,以后没有大出息,现在家里一贫如洗正因为这三个孩子命数不好,得等下一胎就会否极泰来。

    当然一开始的孙金花没当回事,只是心里有些暗暗揣测,毕竟这一下把她所有子女都牵扯进去了,总不至于把孩子都丢了自个过日子吧。

    可奇怪的是,没多久孙金花怀了孕,这一胎同先头的几个全然不同,那叫一个孕相良好,一帆风顺,连点儿认妊娠反应都无。

    更别说自怀孕开始,家里的境况便一路转好。

    而双胞胎一出生,林耀西的大哥耀东便顺顺利利地退伍回家,带回了好些个东西,给混得不好的几个弟弟留了把钱,这林耀西这一支在林家的地位便从这开始陡然不同了起来。

    这下孙金花就信了,看来自家的小儿子、小女儿就是旺。

    她也就自此认定了前面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克自家的!

    从那以后,家里一切都紧着宝贝小儿子、小女儿,另外三个的日子难过得比村子里后妈带的孩子都不如。

    小时还好,再怎么不好也无非是多干点活,少吃点饭,毕竟是在村子里还算有头有脸的一支,哪会让自家出这种丑事。

    可长大之后,这一山还有一山高,苦日子这才到!

    稍微有点把力气,这两兄弟便开始下田,桃花在家看护两个小的。

    苦苦干活还不够,村子里大多孩子都被送去读书的年纪,孙金花苦苦把着两个小子不让他们走。

    谁让孙金花出了名的精明会打算,要是两孩子出去读书呀这心也就野了!更别提少了这两个半大小子做劳力要少让这家干多少活!想都不要想,这种亏本的买卖她从不做!

    你说桃花,这注定要嫁出去的孩子,孙金花根本不会送她出去读书,还想花家里的钱?不如留着看弟弟妹妹。

    于是这么磋磨着这一家孩子也都大了。

    林建国到了结婚的年龄,孙金花咬着牙无论如何就是不肯给他出哪怕零星半点东西作为结婚用,一个只知道种地,上下那么多口人的家,还没彩礼,哪有人肯嫁过来?

    刚好,距离一个村单家也遇到了困难,生了三女一子的老单头家的独苗苗找媳妇,一眼看中了林桃花,那时老单头和很多给儿子讨老婆的穷苦人家一样,打上了换亲的主意,他上门同孙金花谈妥,便把自家的大女儿单静秋嫁给了林建国,把林桃花给娶回了家。

    接下来只剩下林建军了,孙金花思前想后就是舍不得花钱却毫无办法,总不能把她的宝贝小女儿杏花拿去换亲吧?于是她思前想后还真给她想出了个办法,她跑去山头里找在山头之间做媒的媒婆从十里八乡最穷的大葛村花了三块钱和一斗米买了个媳妇回来,也就是二媳妇吴秋云。

    这下便妥了,自觉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她压榨起自家这些儿子媳妇可丝毫不讲些道理。

    不过也是什么田里出什么苗。

    孙金花能这样把控儿子、媳妇全因为林建国、原身、林建军、吴秋云四个全都是逆来顺受的懦弱人。

    自个泼辣妈发点脾气就乖乖的跟着走。

    于是这悲剧般的日子便是一天比一天更加剧,甚至连林建国家的长女林玉都开始给自家的小姑、小叔干起了活!

    “妈,你别哭了,咱们回房间去啊。”林杏花被娇养了十八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颇觉得自家这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母亲孙金花有点丢脸,恨不得马上回房不愿被人看到。

    毕竟自家的大哥为什么死的她心里比谁都更有数,现在尸骨未凉,自家母亲便开始闹腾让她也感觉阴森森地。

    不过多的话她一句也不想说,谁让她心里暗暗地也希望她妈能闹成功呢?

    她心里也认为,自家大哥人都没了,嫂子就该赶紧收拾一下回自个家去,虽说少了人干活,但是能多出一间房子,要知道她都是大姑娘了,一点也不想同在父母房里隔出来的小间里休息。

    至于大哥留下的一双儿女,就随便找个地方挤一挤就成了,两个半大孩子哪用得着睡单间。

    她这下已经开始琢磨起来房子要到手后要怎么布置了。

    单静秋冷眼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林杏花,倒是出落得很是水灵,可这站得笔挺丝毫不肯弯腰扶一扶孙金花的样子,已经知道了她性子的单静秋哪猜不出她心里想着什么。

    就是从这里,这故事便轰轰烈烈地拉开序幕。

    原身的丈夫林建国在母亲的要求下,同隔壁村子里一个出了名的倒爷一起背着些山里的野货偷偷地去县城里倒卖,结果回来的路上被巡逻队发现,拼命逃跑刚甩掉巡逻队的时候便一不小心绊倒在路边,头磕在石头上流血不止人就这么没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