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6.chapter5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吃到一半,状似不经意般的提起:“对了,我刚刚出去透气的时候,看见李稚了。”

    提起李稚,梁子齐和孟怀呦两人之间的氛围立刻就凝滞尴尬起来。

    关爱童无所察觉一般,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听见她在打电话,态度亲密,语气甜蜜。应该是谈恋爱了。她怎么那样?才刚跟子齐哥分手就立刻交男朋友。”

    她这话抱怨得,仿佛错不在出轨的梁子齐,和撬了墙角的孟怀呦一样。

    让两人都倍觉尴尬。

    梁子齐神色淡淡:“我们都分手了,交男朋友也是她的自由。”

    关爱童:“话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她是在子齐哥还没跟她分手前,跟别人好上了。”

    气氛再次凝滞尴尬起来。

    梁子齐和孟怀呦两人的神色变得很难看,只是一个是因为关爱童的猜测,一个是因为提起了厌恶的人。

    .

    李稚推开门,春风满面的走进来。

    “姐,你点那么多菜呀。”李稚一边脱衣服,一边看着堆满桌的菜感叹。

    李东蔷拿起筷子夹了点鱼肉:“比不上你,有人说情话,可以让你填饱肚子。”

    “你可别瞎说,我饿着呢。”

    “真是情人来电话呀。”李东蔷下巴搭在右手背,优雅动人。

    李稚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反驳李东蔷说的那句话,反而是默认了。

    耸耸肩,默认就默认,也不是丢人的事儿。

    “我们也就试试,不一定有结果。”

    “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哪儿认识?”

    “姐,你查岗啊。”

    “我得确认你是不是被甩了,伤心难过之下,什么人都能趁虚而入。”

    “哎,看不起你妹还是贬低自个儿呐。”

    李东蔷直起身:“看来你很满意,各方面都很满意。”

    说到‘各方面’的时候,她加重了语气,视线还往她脖子上的痕迹那儿飘。

    李稚愣了几秒,猛地反应过来。颇为惊恐:“姐,你变h了。”

    李东蔷正要接话,忽然听到敲门声响起。

    李稚跳起来:“我去开门。”

    拉开门,看到门外梁子齐和孟怀呦两人,李稚迅速拉下脸。

    李东蔷:“小乖?”

    李稚:“他们走错了。”

    说完,就想关门。

    梁子齐连忙喊道:“蔷姐,是我!”

    李稚恼怒的低喊:“梁子齐,别给脸不要脸!”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小乖?”

    李稚用力把门甩开,发出啪的震响,直接转身回到李东蔷身边。

    梁子齐和孟怀呦一起走进去。

    .

    北区环城新竹山路2号,是警队机动部队训练总基地。

    梁墨作为机动部队的主管兼任校长,负责部队、各大队以及特殊连的训练事务,有时候还要检查部队内部的战略策略等等。

    今天是他定期来检查部队训练的日子,身边仅仅跟了老顾一人。

    不过基地很多兵都认识他,尤其是面前的这个队。

    没担任总警司前,他是这个队的教官。训练过几个月,后来不再接管。但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熟稔。

    当他挂断电话,这群警员就嘻嘻哈哈的询问:“头儿,还没追上嫂子?”

    “头儿,嫂子漂亮不?”

    “漂不漂亮不重要,头儿,关键是身材。”

    梁墨眼神一冷,杀向围着他的年轻警员:“训练都做完了?”

    闻言,十几个年轻警员一哄而散,撒丫子就跑了。

    再不跑,恐怕训练要加倍。

    梁墨回头,老顾就走上前,把查到但是又删减了些重要信息的资料递给他。

    “李稚?”梁墨喃喃,唇角带笑。

    名字也那么好听。

    老顾见状,微微松口气。

    同时心里为自己开脱,不能怪他啊。他已经把真名给出来了,谁让头儿连侄子女友的名字都不知道。

    老顾:“头儿,什么时候带小嫂子出来见见?”

    梁墨清冷的眼眸淡淡一扫:“等着吧。”

    老顾一懵:“??”

    啥意思?

    梁墨以拳抵唇,轻咳几声:“快了。”

    梁墨摇摇头:“才二十几岁就说自己老。”

    李稚眨眨眼,含糊的说道:“过了十八岁,就会丢失一半的勇气。过了二十岁,又会丢失一半的勇气。没有勇气,就开始老了。”

    “瞎说。”

    “梁先生哎,你可不能这么说。”

    李稚摇头晃脑的,等吸引来梁墨全部的注意力才说道:“你应该这么说,‘在我心里,你永远年轻。不比十八岁小女孩差。’”

    梁墨没忍住,伸手揉搓了她的耳垂:“你是喝可爱多长大的吗?”

    “那可不!”李稚挺骄傲:“喝到十八岁,戒了。”

    梁墨笑了笑,没忍住,拳头抵在唇边,肩膀一抖一抖的笑。

    “我想,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早点藏起来。”

    李稚皱了皱鼻子:“那你一定获得了世界上最好的宝藏。”

    恬不知耻的自夸。

    “没那么好的事。”

    末了,下结论。

    梁墨大手笼在李稚头上,大力揉搓了一把柔软的头发。

    “现在也不晚。”

    凑上前,轻轻点了一下李稚的唇角。退开,梁墨笑道:“最昂贵的宝藏。”

    李稚低头啃住吸管,灌了自己一大口橙汁。

    甜丝丝的味道浇灌五脏六腑,甜得腻人。

    梁墨扫了眼U型台的BMX,眼里闪过一丝沉思,很快消失。回头说道:“玩过冲浪吗?”

    “没。”

    “下回带你去。”

    “你教我?”

    “教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